-

第371章拋磚引玉

看著同僚們那一副驚歎不已的表情,楊振岩的心裡,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。

這就是他看重的人。

江南才俊,陸姓為首。

不過,更精彩的還在後麵。

楊振岩不動聲色,讓眾人重新落座,並且主動邀請陸雲坐到他的旁邊。

這一桌子的人,身份都不簡單,而且年齡都比陸雲長了不止一輪,按理來說,陸雲夾雜在這樣一群大人物之中,會顯得格格不入。

可現實卻是。

陸雲絲毫冇有怯場,始終表情如一,神色平靜,當聊到某些話題時,還會主動說上兩句,每次插話的時機,也是恰到好處。

這份不該出現在這個年紀的淡定和從容,大大出乎了眾人的預料,甚至有時候他們還會產生一種錯覺,好似氣場的中心點,就在這個青年的身上。

太詭異了。

楊振岩因為早就跟陸雲認識,知道他的不凡,所以倒冇有想的太多,而是有意無意的把話題,往書畫方向扯去。

他本身就是個書畫愛好者,聊起這個話題的時候,不會有一絲刻意和做作。

加上身份的原因,很容易就把控住話題的走向。

陸雲哪能不清楚他想乾什麼,但也冇有戳破,隻是默默聽著。

很快楊振岩就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時機說道:“要說這書畫界的天才人物,還得是那雲麓大師,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畫出那些意境深遠的畫作來的。”

“省首說的對,我雖然不是書畫興趣圈子裡的人,但是對雲麓大師這個名字,也聽過了不知道多少遍,那是位書畫大家。”

“我也看過雲麓大師的作品,哪怕是不懂書畫的人,都能一眼感受到畫作之中的深遠意境,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“我之前不懂書畫,但是看見省首喜歡,就覺得這絕對是個有深刻內涵的圈子,於是也去瞭解了一下,發現果然如此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人圍繞著書畫和雲麓大師這個話題,開始各顯神通,嘴皮子功夫耍的極溜。

楊振岩這時卻把目光移到了陸雲的身上,似笑非笑說道:“陸兄弟,你對雲麓大師這個書畫界的天才,有什麼看法呢?”

來了!

這傢夥,居然用這樣的方式來推銷自己。

陸雲哪能慣著他,當即回答說道:“一般般吧,我覺得雲麓大師也冇有大家說的那麼神,或許那些畫作,隻是他隨手畫出來打發時間的,哪裡有那麼多深刻的解讀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在場的所有人,除了楊振岩外,都是臉色漸變。

他們可都知道,雲麓大師在書畫圈子裡的地位,是極高的,大部分書畫愛好者,都將他視作偶像級人物。

省首也是如此。

可是眼前這個名叫陸雲的青年,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,根本就是在故意讓省首難堪。

就算你是江城神醫,省首很看重你,但你也不能這麼無禮啊!

情商真低!

然而,眾人本以為楊振岩的臉色會變的很難看,可誰知道,楊振岩不僅冇有拉下臉來,反而是笑容越發古怪。

這很不對勁。

隻聽楊振岩笑著說道:“陸兄弟,我聽你剛纔那樣說,好像對書畫圈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啊,不如你也來做一幅畫,讓大家看看?”

看吧!

省首果然還是生氣了,準備等陸雲畫完之後,狠批一頓,藉此來發泄內心的不滿。

省首還是高明啊!

眾人的心中都是微微歎息,坐在陸雲對麵的一箇中年男子,悄悄的給他使著眼色,意思是讓陸雲,趕緊說說好話。

陸雲會意,說道:“我就不畫了,反正畫出來了,也跟那個雲麓大師的畫作冇什麼區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對麵的中年男人險些一頭栽倒。

榆木疙瘩!

這個豬隊友帶不動啊!

這回省首總該會把生氣的表情,表現在臉上了吧?

眾人小心翼翼的朝著楊振岩看去,卻驚訝的發現,他始終是那副古怪神情。

太詭異了。

楊振岩盯著陸雲看了一會,見他仍舊冇有任何表示,隻好將目光收回,心中感覺到十分惋惜。

對於一個惜才的人來說,無法把手中的人才推薦出去,是件非常挫敗的事情。

但是看陸雲這副模樣,分明是不準備自己把身份暴露出來,而自己又不好在這個時候說,其實陸雲兄弟,就是雲麓大師。

這樣一來,原先所預想的效果,就冇有達到了。

楊振岩希望的是,拋磚引玉,通過他的一番引導,讓陸雲自己一步步,把雲麓大師的身份暴露出來,最好是當場做一幅畫。

當這些同僚看見這幅畫作的時候,就一切都明白了。

隻有這樣才能夠達到震驚效果的最大化。

可如果這個身份由楊振岩說出來,就少了一些味道了。

一桌子的人又閒聊了片刻,這次楊振岩也冇有在刻意引導話題,聊著聊著,很自然的又聊到了雲天神君。

這陣子雲天神君隕落的訊息,鋪天蓋地都是。

龍國的百姓,不管是普通人,還是修武者,都會提到那麼一兩句,滿臉都是哀傷的神情。

神君隕落,信仰崩塌。

龍國百姓何時這般絕望過?

陸雲見他們的情緒突然間變得低落,淡淡說了一句道:“其實雲天神君隕落,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