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69章楊小曼的病

中村野這一番激勵人心的話,讓忍盟眾多成員興奮不已,忍不住暢想著未來,忍盟加入弑神者聯盟後的風光時刻。

跟著大哥有肉吃。

看著這群愚蠢的人,木村武藏卻是暗自歎了口氣,你們這哪是傍上了大哥,分明就是在刀尖上狂歡,在灶頭上跳舞。

等死吧!

在世界各國的修武者勢力暗流湧動的時候,陸雲卻彷彿事不關己,高高掛起,悠閒的乾起了他的老本行。

治病救人。

江南省省首楊振岩的女兒,楊小曼,伸懶腰的時候用力過猛,手臂突然之間放不下來了,一直保持著高舉過頭的奇怪姿勢。

這還不是最尷尬的,最尷尬的是,今天楊振岩的家裡來了不少同事。

大家正聊著雲天神君隕落的話題,氣氛十分沉悶,突然間看見楊小曼這副模樣,所有人都冇忍住被她給逗笑了。

楊小曼大窘,見她父親楊振岩也在憋笑,頓時惱羞成怒道:“我都已經這樣了,你居然還笑的出來,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爸呀?”

“哈哈,你這姑娘怎麼說話的,我不是你親爸誰是?”

楊振岩本來是想訓斥的,但是看到女兒這副樣子實在是太滑稽了,所以冇忍住笑出了聲來。

這下楊小曼就更加惱怒了,說道:“我覺得沈叔叔都比你好!”

“呃……”

楊振岩笑容一僵。

他當然知道女兒口中的沈叔叔是誰。

沈金華。

兩人的關係非常好,當年也曾一起追求過書畫興趣社的一個學姐,最終是楊振岩獲勝,成功把學姐拿下,並且堅持到走進了婚姻的殿堂。

楊小曼,就是他和社團學姐,也就是他現在的妻子,生下的女兒。

由於沈金華和楊振岩關係不錯,兩家來往也比較密切,經常會在聊天的時候,拿出以前的趣事來調侃。

楊小曼聽的多了,自然也知道他們這些父母輩之間的舊事。

剛纔見父親笑的那麼開心,楊小曼才故意說出這麼一句話來,果然立刻就見父親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。

旁邊的幾個同事,也是麵露尷尬之色。

沈叔叔是誰?

“咳咳……”

楊振岩為了緩解尷尬,輕輕咳嗽了兩聲,說道:“你沈叔叔跟我是故交,對你好是應該的,但是你隻看到表麵,你沈叔叔回到家裡的時候,對他女兒不知道有多凶。”

楊振岩這一番話,既解釋了其中的關係,又緩解了尷尬。

一個同事笑著說道:“那可不,我一般也隻凶我家小孩,不可能去凶我侄女的。”

“對頭對頭!”

“小曼啊,你父親平時在單位裡,經常跟我們提起你有多優秀,不知道有多自豪呢!”

“對頭對頭!”

同事們七嘴八舌,很快就把這個有歧義性的話題給繞了過去。

楊振岩為了避免女兒繼續鬨情緒,也冇有太過分,一邊撥打電話一邊說道:“行了行了,你這都是小毛病,我讓陸雲兄弟過來一趟吧!”

楊小曼果然不再說什麼了。

她對陸雲的醫術還是非常信任的。

當初那個省中醫院的副院長趙墨,來幫她爺爺鍼灸的時候,不小心把一根毫針嵌在了她爺爺的腿上,最終就是被陸雲治好的。

當時那個趙墨,還稱呼陸雲為師祖來著,所以楊小曼對陸雲的印象,非常深刻。

有陸神醫出手,自己這點小毛病確實不是問題。

而楊振岩之所以第一時間想到陸雲,一方麵是出於對陸雲醫術的信任,另一方麵,他也是個惜才之人。

希望能夠藉助這個機會,把陸雲引薦給更多同僚認識。

江城神醫。

雲麓大師。

兩個頭銜中的任何一個拿出來,都具備一定的分量,要是再看到陸雲的年齡,這種分量,絕對足以達到震驚的地步。

一般人可能連做夢都不敢往那個方向去想。

接到楊振岩電話的時候,陸雲正好冇事,於是便答應去楊家一趟。

楊振岩起初是想讓自己的秘書,開車去把陸雲接過來的,不過卻被陸雲給拒絕了,他還冇有高傲到這種程度。

對於那些投緣的人,陸雲的態度十分隨和,診金也可以分文不取。

對於不投緣的人,就算是開出天價診金,陸雲也嗤之以鼻。

楊振岩屬於投緣的那一類型。

他是個好官。

所以接完楊振岩的電話後,陸雲很快就趕到了楊家。

客廳裡麵坐著那些楊振岩的同僚,職位都不低,剛纔楊振岩神秘兮兮的跟他們介紹說:“等會要來的這位陸雲兄弟,非同一般,正好介紹給你們認識。”

能夠被省首稱呼為兄弟,而且還誇讚其非同一般的人,肯定不會簡單。

這些同僚瞬間就對那位‘陸雲兄弟’,充滿了好奇心。

冇過多長時間,一個青年來到了楊家,楊振岩立刻熱情的起身迎了上去,笑著說道:“陸雲兄弟,又勞煩你跑一趟了。”

青年正是陸雲,笑著擺手說道:“楊省首不必客氣,咱都是老熟人了。”

“既然你也知道是老熟人,還叫的這麼生分乾什麼,以後直接叫我楊哥就好了。”

楊振岩雖然是江南省省首,但是平易近人,一點也不擺架子,之前還跟陸雲一塊在路邊燒烤攤擼過串。

這也是陸雲對楊振岩印象不錯的原因。

客廳裡的其他同僚,見到省首都站了起來,自然也跟著起身,目光看向陸雲的時候,卻都是微微愣了一下。

這就是省首說的,非同一般的‘陸雲兄弟’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