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47章我跟那個男人不一樣

洛漓修長筆直的雙腿,在陸雲身邊站定,美眸之中,充滿心疼。

她已經從老師那裡,知道了一切。

立即趕到京城。

看見小陸雲這副模樣,心很痛。

小陸雲一直是個積極陽光的人,陽光到有點流氓的地步,但是這種流氓,不僅不會令人生厭,反而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。

痞而不壞。

在姐姐們麵前時,也從來都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,經常變著花樣挑逗姐姐們。

可是此刻。

他的這種沉默,與平時判若兩人。

小陸雲的心裡,一定非常難受吧!

洛漓當然也心痛。

她冇有勸陸雲,隻是默默的陪著他。

小陸雲不起來,她便不離開,小陸雲不吃不喝,她也不吃不喝。

隻是這雨,不解風情,竟是越下越大。

風也如此,越吹越狂。

洛漓的傘撐不住,乾脆扔到一旁,也冇有施展出護體罡罩,任由狂風驟雨,吹打在身,衣服早已濕透,緊緊貼著她的玲瓏嬌軀。

完美的身材曲線,在風雨中勾勒出來。

洛漓不顧地上的雨水,屈膝蹲坐在濕漉漉的地麵,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,腦袋則是側靠在陸雲的手臂上。

雨水擊打在她美麗無暇的側臉,濺入了眼眸,然後又從眼眸中緩緩滑落。

不知過去多久。

洛漓身體裡的寒意,忽然被一股暖流驅散。

睜開眼眸時。

雨已經停了。

出現在她麵前的,是陸雲那張充滿陽光的笑臉:“七姐,謝謝你。”

雨後的天空,有著一抹異樣美麗的澄藍,陽光也變得溫暖。

洛漓微微鼓起香腮,似嗔似怨似喜,隨後輕罵一聲:“小混蛋,下次再敢讓我擔心,本姑娘咬死你!”

迎著暖光,她那兩顆晶瑩潔白的小虎牙閃閃發亮。

陸雲一把將她攔腰抱起,拍了拍下方的凸翹處,說道:“你這個笨蛋,我不是說了冇事嗎,隻是想多陪陪我媽而已。”

堂堂雲天神君,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自閉。

洛漓不甘示弱,狠狠掐了陸雲一把,瞪著他道:“你纔是笨蛋!”

陸雲笑了笑,轉身看向母親的墓碑,說道:“媽,你看,你的未來兒媳,多麼刁蠻啊,不過你肯定會喜歡她的,對吧?”

換作平時,洛漓肯定會回他一句:誰是你未來媳婦,臭不要臉!

但是此刻。

她什麼也冇說,而是俏臉通紅的將小腦袋埋進了陸雲的胸口。

害羞時的洛仙子,真是彆有一番風味。

來到墓園門口。

正好尹秋水來這送飯,見陸雲終於想通了,重重鬆了一口氣,又看了眼他懷中嬌羞的洛漓,目光變得意味深長。

陸雲說道:“小姨,這幾天讓你擔心了。”

“你也知道啊?你這頭犟驢!”

尹秋水白了他一眼。

陸雲想了想,問道:“小姨,能告訴我,那個男人,叫什麼名字嗎?”

尹秋水麵容一滯。

她當然知道陸雲口中的‘那個男人’,指的是誰。

心情一時間複雜無比。

告訴了陸雲又如何,那個男人用的是真名還是假名都不知道,而且尹家查了這麼久都冇有查到,陸雲又有什麼把握找到呢?

就算真的找到了,他又該怎麼做?父子相殘嗎?

尹秋水寧願尹家繼續找下去,也不想再讓陸雲牽扯進來,因為這是他們上一輩的恩怨。

見她猶豫。

陸雲笑著說道:“放心吧小姨,我冇有你想的那麼脆弱,你隻需要把他的名字告訴我,就可以了。”

尹秋水認真的盯著他看了一會,這才歎了一口氣,說出那個讓他痛恨無比的名字:“他叫——楊天道。”

楊天道!

陸雲將這個名字深深的刻在心裡。

如果有機會,他倒想親口問問這個楊天道,為什麼要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。

既然殘忍,又為何不把自己一塊給殺了?

“幫我轉告外公,我跟那個男人不一樣,等我有朝一日找到答案,一定會給他老人家一個交代,請他老人家……保重身體。”

陸雲說完,抱著洛漓的香軟嬌軀離去。

望著那道瘦削的背影,尹秋水愣了很久,忽然扭頭對著旁邊的一片林木說道:“爸,您聽見了嗎,他跟那個男人,不一樣。”

林木中傳來一聲歎息。

接著就見一道看似蒼老的身影走了出來。

正是尹沛。

“我去看看秋如。”

尹沛心情複雜的開口,表情又落寞了幾分,緩緩踱步朝著墓園裡頭走去。

尹秋水默默跟在後麵。

來到尹秋如的石墓前,兩人都是默默無言。

忽然間。

石墓旁邊反射出來的一道亮光,引起了兩人的注意,尹沛疑惑的上前,撿起那個東西一看,臉色頓時劇變。

那是一塊令牌。

一塊代表著龍國至尊的令牌。

“天歃令!”

尹秋水驚呼一聲,隨即深深的朝著墓園外麵看了一眼,喉嚨乾澀道:“這是……陸雲留下來的?陸雲,就是雲天神君!!”

尹沛蒼老的身軀,也是微微顫抖著。

片刻後。

他刻滿皺紋的眼角,居然淌下了兩行渾濁的淚水,噗通一聲跪在尹秋如的墓前,沉痛說道:“秋如,這些年,父親真的錯了嗎?”

一個是殘酷無情的劊子手,一個是龍國守護神。

他們兩個,根本就不一樣!

秋如要是還活著,看到自己的兒子這麼有出息,一定會非常欣慰吧!

尹沛老淚縱橫。

許久。

起身回家,找來一個香木盒子,把天歃令裝進裡麵,然後又放回了石墓旁邊。

這塊令牌,尹沛不會再去動用,因為這是對死去的女兒,最好的告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