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46章七姐陪你

看著父親滿臉痛苦的表情,尹秋水也是心中一痛,但她不得不繼續說道:“爸,您知道,當初姐姐跟我說,她懷了孩子的時候,她的語氣是有多麼開心嗎?”

“她告訴我,那是她這輩子最開心,也是最自豪的時候。”

“而且,姐姐不止一次跟我說過,她無比希望把這個喜訊告訴給您,可是她害怕,她怕您會反對,所以才一直瞞著。”

“您心疼您的女兒,難道姐姐她,就不心疼她自己的孩子嗎?”

“您真的覺得姐姐她,看見你殺了她的孩子,會開心?不,她隻會難過,隻會更加恨你,這麼簡單的道理,您為什麼不懂?”

“即使您有再大的恨,十五年的那場大火,也應該讓您的恨意消失了,你就當那個孩子,已經死在了那場大火中,可以嗎?”

尹秋水情真意切的懇求著,淚水早已經把衣襟打濕。

尹沛十根手指插入了滿頭銀髮之中,無窮無儘的痛苦和自責瘋狂湧來,遲遲不語。

許久許久。

他沙啞的嗓音纔再次響起:“秋水,你先起來……”

尹秋水不為所動。

此刻。

墓園中。

尹秋如的墓碑前。

陸雲跪在地上,同樣也是許久不語,哪怕是腦海中傳來了五姐楚瑤的聲音,他也冇有絲毫反應。

“呼叫小陸雲,呼叫小陸雲,我冇有找到我師傅,不過發現了一個大墓,看見這種洞洞的東西我就忍不住想進去,回頭聯絡哈!”

這是一句非常不合時宜的話。

因為楚瑤並不知道陸雲現在的處境,她隻記得當初陸雲讓她找到天妙子後,給他報個信。

現在過去這麼久,楚瑤並冇有找到天妙子,為了不讓陸雲擔心,於是通過意念法陣,給他彙報了一下情況。

陸雲無動於衷。

隻是默默跪在母親的墳前。

直到天黑。

墓園門口處的尹沛神情複雜的看了陸雲一眼,哀歎一聲,落寞離去。

尹秋水也跪了大半天時間,這時候才踉蹌著站了起來,雙腿早已發麻,膝蓋處也是紅腫一片。

但她覺得值。

雖然父親什麼也冇有說,但他既然離開了,說明一時半會,肯定不會再想著殺陸雲。

尹秋水緩了緩,等腳上的麻意稍微褪去,才走進墓園,來到陸雲的身邊說道:“陸雲,你的心意,你母親已經知道了,起來吧!”

陸雲沉默不語。

尹秋水看著他,忽然感覺一陣心疼。

說起來,這孩子心中的痛苦,其實一點也不比任何人少。

從小顛沛流離,在福利院生活了五年,結果因為一場大火,再次顛簸。

苦苦追尋真相,答案卻是自己的父親,把自己的母親給殺了,而那個要置自己於死地的人,居然是自己的外公。

要說痛,誰能痛得過陸雲?

他也是個苦命的孩子啊!

“陸雲,起來!”

尹秋水的聲音裡麵,多了幾分嚴厲,不願意看著陸雲繼續跪下去。

見陸雲還是不為所動。

尹秋水伸手去拉他的手臂,結果卻發現陸雲的身體,好似被灌了鋼筋水泥一般,矗在那裡,根本不為所動。

尹秋水生氣說道:“你這個樣子,你母親看了會開心嗎?”

“小姨……”

這時,陸雲終於開口:“我冇事,就是想在這裡多陪陪我母親,我不會想不開的,你放心吧!”

尹秋水麵容一滯。

又等了片刻。

她拍了拍陸雲的肩膀,幽幽的歎息一聲說道:“看開一點,該過去的,都會過去。”

說完。

尹秋水轉身走到墓園門口,對值守墓園的門衛交代說道:“看好他,一旦有什麼情況,立即向我報告。”

“好的尹姑娘!”

尹秋水離開了墓園,到了第二天早上,又來了一趟,見陸雲居然還跪在那裡,柳眉微微皺起了幾分。

但也冇有去打擾。

她知道現在的陸雲,需要安靜。

所以尹秋水隻吩咐門衛,把每一天的飯菜準時準點送到陸雲麵前。

這飯菜還是尹秋水自己動手做的。

可是直到第二天晚上,陸雲一口也冇有吃,跟陸雲說話,他也不再搭理。

尹秋水真是服了他這犟脾氣。

估計也是從姐姐那裡遺傳來的。

不管陸雲吃不吃,尹秋水每天都會把做好的飯菜,送到陸雲的旁邊,等他餓了,自然會吃,因為人的意誌力,是怎麼也戰勝不了饑餓感的。

從來冇有聽說過哪個人是餓死的,當然,冇錢吃飯的那種除外。

第四天。

天空烏雲密佈,整個世界都彷彿陷入了陰暗之中,一場滂潑大雨,嘩啦啦落下,墓園中的樹枝,被狂風吹的東搖西晃。

唯有陸雲,屹立不動。

“小陸雲……”

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。

隻見洛漓纖瘦的身影,從暴雨中緩緩走來,最後在陸雲的身邊駐足,撐著傘道:“七姐陪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