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44章當年的真相

尹家墓園。

石墓排列有序,都是尹家已經故去之人。

能夠葬在這塊墓園的,隻有直係血脈,那些開枝散葉後的旁係,除非有大功勞,否則是冇有資格葬在這裡的。

其中有一塊石墓,墓誌銘上書:初從文,三年不中;後修武,刀柄失滑,誤斷小指;遂學醫,有所成,自撰一良方,服之,卒。

陸雲看見後,啞然失笑,心想這位尹家先輩,也算是個人才,居然能開藥把自己給吃死,確實值得銘記。

隻是他不明白,尹秋水將他帶到這裡,是什麼意思。

尹秋水一言不發,邁著步子走在前麵,也不管陸雲有冇有跟上,隻給他留下一個豐韻的背影。

一直走到一塊石質最光滑的墓碑前,尹秋水才停了下來,怔怔看著石墓。

對比起其它的墓碑而言,這塊石墓,明顯最新,應該不會超過二三十年。

石碑上刻著幾個大字:愛女尹秋如之墓!

這一刻的陸雲,似乎意識到了什麼,先前因為那奇葩墓誌銘而差點逗笑的心思,也在此刻被緊張和不安所替代。

他不希望,自己的猜測成真。

但是心中那種不祥的預感,卻是越來越強烈,讓他快要壓抑到窒息。

尹秋水眼神複雜的凝視著石墓,冇有回頭看陸雲,聲音輕柔的說道:“尹秋如,是我姐姐,同時,也是你的母親。”

轟隆!

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,卻彷彿一道晴天霹靂從天而降,筆直的劈入了陸雲的天靈蓋之中。

自己的母親,已經亡故?

不可能!

這不可能是真的!

陸雲搖了搖頭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,心緒也劇烈波動了起來。

尹秋水一定是在跟自己開玩笑!

“很傷心?”

尹秋水冷笑一聲,直到這時才扭頭看了陸雲一眼,見他呆愣如此,更是譏諷的笑道:“你知道殺死我姐的凶手是誰嗎?”

尹秋水停頓了片刻,滿臉嘲諷之意的看著陸雲。

陸雲冇有說話,隻是拳頭緊緊握著,那並不尖利的指甲,卻將兩側的掌心肉,撕開了一道道月牙狀的裂口,鮮血溢位。

他不敢相信,自己的母親已經死了,更不敢相信,自己的母親是被人殺死的!

該死的凶手!

陸雲的身上,殺意澎湃,好似一把凝聚著無數陰暗怨唸的利劍,沖天而起。

憤怒!

滔天的憤怒!

尹秋水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異,但並不影響她的恨,繼續說道:“你也知道憤怒,你也仇恨凶手,我們尹家,又何嘗不是?”

“我的父親,平時最寵愛的人,就是我姐姐,寵愛到連我都忍不住吃醋,所以得知我姐的死訊後,你知道我父親有多難過嗎?”

“我父親恨不能將凶手千刀萬剮,挫骨揚灰!”

陸雲的身體抑製不住顫抖,麵孔也變得有些猙獰,嘶吼一聲道:“你隻需要告訴我,殺害我母親的凶手,是誰?!”

“你想知道?”尹秋水錶情越發譏諷的看著他。

“說!”

陸雲體內的殺意,已經攀升到了極點,整個尹家墓園,都在此刻嗚嗚作響,彷彿他的怒,把那些尹家先輩死去的亡魂,都給震動了一般。

然而尹秋水的下一句話,卻是瞬間讓陸雲崩潰。

“殺死我姐姐的凶手,正是你的父親!”

“……”

又是一記晴天霹靂,轟入了陸雲的身體之中,那股凝聚到巔峰的恨意和殺意,也刹那間轉變成了震驚和難以置信。

殺死母親的凶手,居然是父親?

這到底是為什麼?

尹秋水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,譏笑說道:“你想知道為什麼,我們也想,可是那個該死的男人,殺了我姐姐之後,就消失了。”

“那時候你剛出生不久,我父親遲遲無法接受女兒去世的事實,凶手又不知所蹤,他看到你,覺得噁心,因為你的骨子裡,流著那個人的血……”

“我父親本來打算殺了你,我看你還是個連名字都冇取的繈褓嬰兒,於心不忍,於是在我父親動手之前,偷偷把你帶走,正好在路上遇見了一位道長,我便將你交給了他。”

“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幾年後我父親突然知道了你還活著……”

尹秋水冇有繼續說下去。

也冇有說下去的必要了。

因為答案已經昭然若揭。

尹秋水把陸雲交給道長後,回來告訴尹沛,她已經殺了陸雲那個孽種,可是五年後尹沛卻意外得知,陸雲還活著,就在江城的一個福利院。

由於身份敏感,尹沛不方便露麵,於是暗中給陳家陳平施壓,讓陳平放了一把大火,企圖讓陸雲死在那個福利院。

其實。

尹沛起初是派了高手過去的,但卻發現在那個福利院的四周,居然被修道者佈置了神秘陣法,化境及化境以上的修武者接近那片區域後,內勁根本施展不出。

而化境之下,去一個消失一個。

出於無奈,尹沛才找到陳平,上演了一場火燒福利院的戲碼。

本以為陸雲已經死在了火災中,誰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,他居然再一次現身京城,而且還是如此的高調。

自然會再次引起尹沛的注意。

這就是尹秋水不願意說出真相的原因,因為她知道這個凶手,就是自己的父親。

陸雲聽完之後,心中滿是淒涼,慘笑一聲道:“父債子償是嗎?嗬嗬,我身上雖然流著那個人的血,但我也是他的外孫啊,他怎麼忍心下得去手!”

“外孫?”

尹秋水冷笑一聲:“我父親本來就對那個該死的男人不待見,我姐在懷你的時候,是以外出曆練為藉口,偷偷把你生了下來。”

“當時這事我父親根本不知道,我姐也隻跟我一個人說過,所以說,在我父親的眼中,你就是一個孽種,哪來的外孫?”

尹秋水說著,表情越發譏誚。

“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,現在你滿意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