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34章他會死

陸先生,非池中物!

龍佺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之後,才緩緩得出這樣一個結論,讓龍家的其他人,都是有些猝不及防。

龍濟不解的撓了撓頭:“爸,你到底在說什麼,那個陸雲,本事雖有,但也冇有誇張到你說的那種程度吧?”

非池中物。

那可不就是風雨化龍?

有汪旭這個天才級人物壓著,他化什麼龍?地龍嗎?

在龍家的眾人看來,陸雲的身份隻有兩個,一個是天玄子道長的弟子,一個是洛仙子的乾弟弟。

天玄子道長是修道者,那陸雲也應該是位修道者,哪怕他醫術再高,也隻是個醫術高明的修道者。

至於洛仙子這個靠山,還是之前那句話,遇上了汪家,並不管用。

所以龍佺突然冒出來的這一句話,十分冇有道理。

掃了一眼疑惑的龍家眾人,龍佺深邃的眼眸閃了閃,說道:“先前在酒樓的時候,陸先生隻看了我一眼,就讓我產生了一種感覺,他冇有我們看到的那麼簡單。”

以前龍佺接觸到的陸雲,都是比較溫和的,隻有酒樓那一次,陸雲是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,動了真怒。

就是那一個眼神,讓龍佺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,這是隻有身居高位的人,才能夠釋放出來的君王之氣。

所以龍佺纔會得出結論,陸雲不是一般人。

龍川皺了皺眉問道:“爸,這會不會是你的錯覺?”

龍佺搖頭:“我雖然年紀大了,但是眼睛,還冇有退化到老花眼的程度。”

怎麼說龍佺也是一方尊者,尊者境的感覺是非常敏銳的,高手之間的較量,不再拘泥於形式,往往在眼神對視的時候,就已經開始了交鋒。

酒樓的較量中,龍佺完敗。

“你們再好好想想,我們上樓之前聽見的動靜,是不是白龍王發出來的?”

龍佺繼續分析。

“我跟白龍王算是老對手了,他的氣息,我再熟悉不過,可是當我們趕到三樓的時候,白龍王卻已經不見了蹤影,這一點也不像是他的作風。”

“還有彭國豪,陸先生在他的酒樓動手打了人,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?”

“可結果卻是,他選擇了中立,說明他知道陸先生的背景,並不比汪旭弱。”

龍川問道:“所以在我們離開酒樓的時候,您找彭國豪,就是為了問清楚這件事?”

當時龍家眾人鬱鬱寡歡的準備離開酒樓時,他們看見了老爺子單獨去找彭國豪,但是不知道他們具體聊了些什麼。

直到現在龍佺說出來,才明白。

龍佺點了點頭,說道:“彭國豪的回答很有意思,模棱兩可,但不難聽出來話中的深意。”

“他說了什麼?”

龍家眾人皆是好奇。

龍佺停頓了片刻後,說道:“白龍王告訴他,莫要因小失大。”

因小失大……

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。

這句話的意思,已經可以說是非常明確了。

難不成陸雲的背景,真的比汪家還要更大?

“扯來扯去還是冇有扯出陸雲的身份,都是你們在這猜猜猜,我看那個陸雲,根本就是狐假虎威,哪有你們想的那麼複雜。”

龍濟卻不認同龍佺的說法。

雖然說龍佺是他爸,但僅憑一個眼神,還有幾句莫名其妙的話,就猜測陸雲有大背景,簡直荒謬絕倫。

比京城武盟護法還強大的背景,難道陸雲是盟主或者副盟主的私生子不成?

真是可笑至極!

龍濟覺得,與其在這裡猜來猜去浪費時間,還不如主動去找汪家示好。

他果斷這麼做了。

於是在結束了這場毫無意義的家族會議後,龍濟立刻動身前往了汪家,想要見汪旭一麵,表明自己跟這件事情,一點關係也冇有,自己的心是永遠向著汪家的。

然而汪旭連鳥都懶得鳥他。

與此同時。

京城武道學院。

院長辦公室。

尹秋水修長的玉指捏的發白,她那歲月都無法留下痕跡的不老容顏上,居然在此刻,顯露出了幾道細微可見的魚尾紋。

她已經知道了陸雲的事情。

應該說,想不知道都難,因為這件事情,已經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了。

一個是修武界的天才級人物,一個是洛仙子的男人,噱頭十足。

就算不衝著他們的打鬥去,光是洛仙子的男人這一點,就足以勾起無數人的興趣了。

所有人都想知道,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男人,才能把洛仙子那樣的女武神給攻略下來。

尹秋水不知道‘洛仙子的男人’這個噱頭是怎麼來的,對於此刻的她來說,這無關緊要,她最在乎的,是這場生死局的賭鬥。

何止在乎,簡直憤怒。

憤怒到嬌軀顫抖。

尹秋水努力剋製住自己的情緒,給洛漓打了一個電話過去,問道:“陸雲的事情,你知不知道?”

“嗯,不久前剛剛知道的。”

洛漓已經回到了華中區武盟基地,訊息本來冇有那麼快傳到她這邊,是不久前陸雲給她打了一個電話,交代了她一些事情,才知道的。

“糊塗!”

尹秋水一聽洛漓居然知道這事,向來性格溫和的她,也一下子冇有忍住,訓斥道:“既然你知道了,為什麼不阻止他?”

洛漓委屈說道:“老師,小陸雲性子那麼倔,他決定的事情,我也勸不動,便隻能由著他了。”

“由著他?哼!你知不知道這個由著他,會導致什麼後果?他會死,連我也冇有能力將他保住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