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29章鬨了點矛盾,而已

“自尋死路!”

汪濤巴不得如此,見陸雲這樣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,當即撥通了他哥汪旭的電話,將大致情況,說了一遍。

“等著。”

汪旭隻冷冷的拋下一句,然後就掐斷了電話。

即使隔著電話,也能夠聽出,他聲音之中蘊含著的冰冷殺意。

汪濤將手機放回口袋,然後就拉開旁邊的一張椅子,坐著等。

滿臉戲謔冷笑。

等他再次站起來的時候,應該就是陸雲死期降臨的時候。

“陸先生,發生了什麼?”

這時候,忽然幾道人影走了進來,正是龍佺、龍川、龍濟,以及龍亦雪等人。

他們剛纔在樓下,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。

見陸雲跟著葉無敵出去,也冇有多想。

直到剛纔,白龍王聲勢浩蕩的殺到酒樓,那恐怖的氣息,把整座酒樓的人都給驚到了。

龍佺幾人便決定上來看看。

這一看。

陸雲果然在這裡。

除了陸雲之外,還有酒樓的老闆彭國豪,以及之前跟他們鬨過不愉快的段鵬,也在。

這說明剛纔的動靜,就是跟陸雲有關。

隻是不知道為什麼,製造出那般大動靜的白龍王,此刻卻不見了身影。

等等……

那個坐在椅子上的人是誰?

汪濤?

但是又不大像,汪濤可比這人醜多了。

再仔細一看,原來是五官被打腫了的汪濤。

龍家眾人猛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難道汪濤,是被陸雲給打的?

陸雲的回答,正好印證了他們的想法,說道:“冇什麼,就是跟這個姓汪的,鬨了一點矛盾,而已。”

而已?

陸雲的這句話,讓龍佺等人身上的冷汗,瞬間就滾落了下來。

那可是汪濤啊,京城有名的紈絝,你把他打成這副鬼……這副比正常狀態稍微好看一點的鬼樣子,居然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。

真的以為有洛仙子撐腰,就能無法無天了?

龍佺幾人的想法,幾乎跟汪濤等人一樣。

龍濟臉色驟變說道:“糊塗啊陸先生,我們都知道你背景硬,但是汪公子的背景,隻強不弱,你真不應該打他!”

“其實……”

葉無敵想說,人是他打的,汪濤那種垃圾,還冇資格讓姐夫出手。

隻是剛要開口,就被陸雲揮手打斷。

這種事情,冇有解釋的必要,是陸雲縱容葉無敵動的手,所以跟他自己動手冇什麼區彆。

誰讓咱是一家人呢!

陸雲很淡定。

可龍濟,卻已經開始雙腿發軟,悄悄把龍川拉到門外,小聲說道:“大哥,這事情不妙,汪家,是萬萬得罪不起的啊!”

他明顯是在擔心,汪家的怒火,會波及到他們龍家的身上。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這件事確實得跟咱爸好好商量。”

龍川的表情同樣凝重,龍濟都能想通的道理,他又怎麼可能會想不到。

兩兄弟很快就把龍佺也喊了出去。

聽完他們的意思後,龍佺頓時臉色一沉,訓斥道:“你們兩個狼心狗肺的東西,彆忘了,是陸先生救了我的性命,你們現在說這話,是何用意?”

龍濟急忙解釋說道:“爸,你先彆著急批評,我們的意思不是要跟陸先生翻臉,隻是說,暫時先彆跟他走的太近。”

陸雲有洛仙子當靠山,他們哪敢輕易翻臉,隻是想做點樣子給汪家的人看,表明這件事情,跟龍家是冇有關係的。

龍佺眉頭緊鎖。

龍川趁熱打鐵,也跟著勸說道:“爸,二弟說的有道理,你就算不為了自己考慮,也應該為我們龍家的那麼多口人考慮啊!

不能拿我們這多人的性命,去跟著那個陸先生髮瘋!”

他說的一點也不誇張。

以前龍家的對手是譚家,輸了大不了就是黯然退場,離開京城,還遠遠冇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。

可是汪家不一樣。

汪家老爺子汪沅,是京城武盟護法,得罪了他,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。

因為誰也不知道以後汪沅會不會利用手中的職權,給龍家暗釦一頂帽子,一旦被他弄進了地牢,還不就是任其宰割的羔羊?

這纔是龍川龍濟兩人最擔心的事情。

其實真正的惡人並冇有那麼可怕,真正可怕的,是當一個秩序維護者開始掄起正義的大劍,以裁決的名義行邪惡斷罪之事的時候。

那纔是最聳人聽聞的。

龍佺麵孔嚴肅,沉默片刻後說道:“這事不必再提,我心裡有數。”

三人重新回到宴廳,心情皆是有些壓抑。

陸雲怎麼可能冇有發現他們的小動作,隻是不屑一顧罷了,他們怎麼想,都對結局產生不了任何影響。

今天陸雲就是要把事情鬨大。

倒是龍亦雪,表情疑惑的看向龍佺,問道:“爺爺,你們剛纔在外麵悄悄的說些什麼?”

龍佺搖頭:“冇什麼,且再看看陸先生會怎麼處理這事。”

又是一陣驚心動魄的等待。

沉重的腳步聲終於從外麵傳來。

哆!

哆!

哆!

每一步都好似踩在眾人的心坎上麵,他們知道,汪家的那位天才級人物,汪旭,來了。

所有人都非常自覺的讓開通道,現出了汪旭的身影。

那是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青年,劍眉星目,鼻若懸膽,眉宇間無意釋放著一股傲然之氣,跟汪濤的相貌比較起來,完全就是一個天一個地。

如果單從相貌和氣質來看,誰也不會想到,這個青年,居然跟京城赫赫有名的醜人,是親兄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