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28章因小失大,追悔莫及

“雲什麼?”

白龍王的嘴唇哆嗦著,差點就要將‘雲天神君’四個字說出口,忽然間卻感覺一抹駭人的鋒芒,從其雙眼貫入,身形猛然一顫。

那是陸雲的目光。

彷彿有著攝人心魂的威力。

白龍王一時間呼吸困難,臉色也蒼白了幾許。

這就是天歃王的威懾力嗎?

彭國豪見他遲遲不出手,眉頭一皺,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白龍王冇有應答。

保持沉默。

方纔陸雲突然打斷,分明就是不想自己暴露他雲天神君的身份。

白龍王怎麼可能不知其意,所以沉默了良久後,才表情複雜的說道:“彭家主,出於某些原因,今天這事我就不乾預了,還是你們自行解決吧!”

彭國豪不悅道:“白龍王,彆忘了我們是簽了協議的,你所謂的信譽,難道就跟放屁一樣,以後還有哪個家族敢跟你合作?”

話音落下。

彭國豪身上突然一陣發寒。

隻見白龍王目光陰沉的盯著他,冷聲道:“誰給你的膽子,這樣跟我說話?”

彭國豪臉色一白。

這次的合作,是彭家主動找到白龍王的,而不是白龍王找到彭家。

對於白龍王來說,他以前賺到的錢,已經足夠花上好幾輩子了,之所以還願意跟這些家族合作,無非就是四個字:錢多不拒。

錢這種東西,誰會嫌多呢?

當然是多多益善。

而多多益善的前提,是得有命花,得罪了雲天神君,賺再多的錢,又有何用?

彭國豪見白龍王突然翻臉,也是瞬間心虛,剛纔他實在是太急了,一時冇忍住,才說出這種冒犯白龍王的話。

現在想想。

他得罪不起汪濤,同樣也得罪不起白龍王啊!

“彭國豪,好心勸你一句,不該管的事情最好彆管,否則因小失大,悔之莫及。”

白龍王冷哼一聲,隨後看向陸雲,雙眼中掠過一抹恭敬之色,卻冇有過多表現出來,微微頷首,然後退了出去。

既然神君殿下不願意暴露身份,他自然不好行跪拜大禮,隻要把尊敬的意思傳達過去了就行。

彭國豪陷入了沉思。

剛纔白龍王離開之前說的那句話,是什麼意思?

因小失大,悔之莫及。

難道是在提醒自己,不要為了討好汪濤,而得罪陸雲?難道這個名叫陸雲的青年,背景比汪濤還要更加恐怖?

彭國豪猜之不透。

這時,酒樓經理在他旁邊壓低聲音說道:“老闆,這個叫陸雲的,是洛仙子的男人。”

洛仙子的男人?

彭國豪更加糾結了。

如果陸雲隻是洛仙子的男人,他的背景頂多就是尹家,和汪家實力相差不大,又談何而來的因小失大?

隻有陸雲的背景比汪家更大,白龍王剛纔那句話才能解釋得通。

突然間。

彭國豪意識到了一個問題。

洛仙子那樣絕色無雙的女武神,憑什麼看上陸雲,難道僅僅隻是因為陸雲長相俊朗?

恐怕是另有他因吧!

之前的所有人,不管是段鵬還是汪濤,思考的方向都是陸雲的靠山如何如何,卻冇有逆向思考過,陸雲的狂,或許根本不是仗著什麼靠山。

而是,他自己。

經過白龍王的提點之後,彭國豪是第一個往這個方向去想的人,頓時驚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他是個生意人,心思肯定要比汪濤段鵬之流更加細膩。

仔細打量陸雲,見其眉宇平展,朗目星輝,這是一種刻在骨子裡的自信,絕對不是說傍上了什麼靠山之後,才顯擺出來的豪橫。

彭國豪思忖良久,臉色緩和的上前說道:“陸先生,汪公子,其實你們根本不必這麼大動肝火,有什麼矛盾,我們可以坐下來商量解決。”

他冇有猜出陸雲的雲天神君身份,因為根本冇敢往那個方向去猜,他隻能猜測,陸雲的身份,並非表麵看到的那麼簡單。

所以采取了一個溫和的方式,希望兩方都不要得罪。

誰知這話剛一出口,汪濤就大怒說道:“商量你媽了個雞!彭國豪,這就是你說的,要給我滿意的結果?”

汪濤從小到大,就冇有受過這樣的委屈,怎麼可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商量?

他今天非得宰了這兩人不可!

不對,是三個!

還有那個賤女人!

彭國豪額頭上滿是汗珠,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棘手的事情,心中不斷嗚呼哀哉!

幸好這時。

陸雲突然開口說道:“汪公子,打你們的人,是我和葉無敵,你何必這樣為難一個酒樓老闆?怎麼,平時逞威風逞習慣了,現在踢到鐵板,冇處撒氣?”

聽見這話,彭國豪差點感激到淚流滿麵。

還是這位陸先生明事理啊!

他心中越發篤定,這個名叫陸雲的青年,絕非尋常之輩,或許真如白龍王暗示的那樣,背景比汪家還要恐怖。

然而汪濤聽見這話後,卻是氣得更加火冒三丈,眼珠子死死盯著陸雲:“鐵板?你還真是敢往自己的臉上貼金,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,什麼叫生不如死!”

在他看來,陸雲哪是什麼鐵板,不過就是個瞎了眼的東西而已。

等汪家的人一來,他就知道死亡和恐懼是什麼滋味了。

陸雲見他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,不但冇有阻止,反而是笑了笑說道:“汪公子,不如這樣,我給你一個建議。

聽說你有個哥哥名叫汪旭,曾經是京城武道學院的天才,不如你把他叫來,我來跟他討教討教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