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07章龍家的怒火

龍川等人,在房間外麵等待的時候,度日如年,每一分鐘,都感覺比平時延長了不止十倍。

龍佺就是龍家的大樹,千萬不能倒下。

所以在陸雲開門後,他們迫不及待跑了進去。

看見龍佺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,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。

來到近前。

發現,龍佺何止不能動,居然就連心跳、呼吸都停止了,明顯是已經……冇有了生機。

本來是滿懷期待的龍家眾人,臉色猛地陰沉了下來。

刹那間。

整個屋子裡都瀰漫著一股壓抑、陰暗、令人窒息的氣息。

聲音也是寂靜到可怕。

唯一能夠聽見的,就是龍家眾人的呼吸聲,逐漸變得粗重,眼神之中的恨意,也在瘋狂凝聚。

“這到底——是怎麼回事?”

龍川雙拳緊緊拽著,化境宗師的氣息轟然爆發出來,讓房間裡的氣氛,變得更加壓抑和窒息。

他衝著龍亦雪怒吼了一聲。

龍亦雪本來是想解釋的,但是被父親這麼一吼,頓時愣住了,心中感覺到無比的委屈。

她心知肚明,父親這是礙於陸雲是天玄子道長的徒弟身份,不敢衝著陸雲發火,於是就把怒火,發泄到了她的身上。

龍川是在通過這種指桑罵槐的方式,告訴陸雲,他現在,非常憤怒。

剛剛在外麵的時候,他還警告龍濟說不得對陸雲無禮,天玄子道長的徒弟,不能以年齡來衡量醫術,卻不曾想,打臉來的如此迅速。

龍川不僅有喪父的悲怒,同時也有被打臉後的懊惱。

但是。

正如龍亦雪猜測的那般。

陸雲是天玄子的弟子,龍川不敢太過放肆,隻能通過這樣的方式,來質問龍亦雪,實則就是在質問陸雲:你到底是怎麼治的病,為什麼把我父親給治死了?

如果說龍川的做法,還有所收斂的話,龍濟的行為,目標就非常明確了。

他直接衝到了陸雲的麵前,紅著眼睛大吼說道:“你不是自詡為天玄子的徒弟嗎?你告訴我,為什麼我爸,會變成這樣??你是不是,故意來害我爸的???”

目標明確。

龍濟把他父親的死,直接推到了陸雲的身上。

或許陸雲根本就是個冒牌貨。

隨著龍濟這一聲怒吼,龍家的其他人,也紛紛將充滿恨意的目光,落在了陸雲的身上。

似乎認定,他就是殺人凶手。

明明在陸雲治療之前,老爺子都還能眨眼,可是在他出手治療後,老爺子卻連眼睛都不能眨了,所以陸雲不是殺人凶手誰是?

陸雲麵對憤怒的龍家眾人,隻是淡淡的迴應了一句:“誰規定我是天玄子的弟子,就一定能治好你們老爺子的病?況且,你家老爺子本就危在旦夕,死了怪我?”

“你……既然你冇有把握治好,為什麼要出手?”龍濟不甘心的吼道。

陸雲像是看傻子一樣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這就好比你們去醫院做手術,醫生告訴你們成功的機率隻有十分之三,你們做還是不做?”

“……”

龍濟表情一滯,一腔的怒火,似乎找不到發泄口了一般,憋的極其難受。

他剛纔怒火上頭,一時間喪失了理智,如果真要講道理,是怎麼也說不過陸雲的。

老爺子本就危在旦夕。

如果僅僅因為陸雲是天玄子道長的弟子,就認為他一定能治好,治不好就是他的過錯,這叫道德綁架。

龍濟一時無言。

陸雲冷笑一聲說道:“給你們一個建議,與其在這裡追究我的責任,不如多花點時間想想,冇有了龍佺,你們龍家今後,該如何在京城立足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龍家的所有人,瞬間臉色劇變。

他們為什麼這麼憤怒?

就是因為知道,老爺子是他們能夠在京城立足的根,現在根倒了,以後龍家的路極其難走。

難道真的要撤出京城,跑到其它城市去當土霸王?

這怎麼甘心?

陸雲這話,無異於當著龍家眾人的麵,給他們的傷口來了致命一刀,直接戳到了他們的疼痛點上。

“你……你暫時還不能走,等我們先想出個對策。”

龍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雖然知道陸雲剛纔說的有道理,但是就這樣放他走的話,又實在不甘心,於是隻能說出這麼一句。

陸雲麵色淡然,冇有多說廢話,直接走到旁邊找了一張椅子坐下,表明他的態度。

我問心無愧,不屑於逃走。

龍川此時也恢複了些許理智,深吸一口氣對龍亦雪說道:“亦雪,彆怪爸,剛纔我隻是太激動了而已。”

龍亦雪委屈的咬著紅唇,不願說話。

龍川歎息一聲,說道:“亦雪,我知道你生我的氣,但剛纔那話,不是針對你……亦雪,你如實告訴我,那個人,真的是天玄子道長的弟子?”

他現在也對陸雲的身份有些懷疑。

龍亦雪無動於衷。

龍川哀求說道:“亦雪,爸給你道歉,剛纔不應該凶你,但是你的答案,關係到我們龍家的未來,請你回答我好不好?”

龍川連‘請’字都用上了。

龍亦雪雖然心裡委屈,但是見父親這副模樣,心一軟,開口說道:“我可以發誓,這是沁親口告訴我的,要是有半句假話,天打雷劈……”

龍川急忙捂住她的嘴巴說道:“好了不要再說了,爸相信你。”

對於蕭沁,龍川也是瞭解的,覺得她不像是那種心腸歹毒的女人,不可能說出這種假話,來欺騙他們龍家。

龍川思忖了片刻,忽然走到陸雲麵前,恭敬的彎下腰說道:“陸先生,方纔是我衝動了,不該冒犯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