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04章英俊瀟灑,舉世無雙

到了京城後。

洛漓去了京城武道學院拜訪她的恩師。

陸雲則是跟著龍亦雪,來到了龍家,此刻的龍家眾人,正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。

他們的老爺子龍佺,已經奄奄一息,隻剩下半口氣吊著,要是這位尊者境去了西天,他們龍家的幾個化境,根本不夠看。

京城豪門之間的生存法則,在龍國可以說是最為殘酷的。

哪怕武盟總部也在京城,修武者之間不敢太過放肆,但這種明麵上的東西,放到暗地裡,並不適用。

所謂的資本積累,就是在規則的邊緣,用儘一切無下限的流氓手段,對資源的殘酷剝削和掠奪,成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

況且。

武盟真的就代表正義?

隻要有集體,就一定存在利益。

興許武盟的某些大人物,身後牽扯出來的,就是那些虎視眈眈的豪門世家。

所以說。

等到龍佺過世,龍家想要依靠武盟的規則來尋求庇護,是最不靠譜的事情。

譚家也是如此,所以他們在失去了白龍王的庇護後,纔會顯得如此慌張。

龍家現在的情況,比譚家好不到哪裡去,完全可以用哀鴻遍野來形容。

龍亦雪回到龍家的時候,她父親龍川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問道:“怎麼樣亦雪,蕭姑娘把那個機緣,告訴給你了嗎?”

龍家的其他人,也是滿懷期待的看著她。

可以說龍家的所有希望,都放在了龍亦雪的身上。

龍亦雪不負眾望的點頭說道:“嗯,沁已經把那個機緣告訴我了。”

“當真?”

這話一說,龍川等人的眼神明顯灼熱了起來,更加迫切的說道:“亦雪你快說說,那個機緣,究竟是什麼?”

龍亦雪朝著身旁的陸雲看了一眼,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說道:“天玄子道長所說的機緣,就是這位……英俊瀟灑,舉世無雙的陸先生。”

說完後,龍亦雪自己的身上先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這話當然不是她自己要說的,她從來不會用這樣的詞去稱讚一個男人,太肉麻太膩了,不是龍亦雪的風格。

至於為什麼要這麼說……

除了被迫營業,還能是什麼?

陸雲在跟著龍亦雪進龍家之前,就對她說了,待會介紹的時候,記得說好聽點,不然他不樂意,一個不開心,他的醫術就會受到影響。

龍亦雪知道陸雲是在開玩笑。

但她還是在介紹的時候,頓了一頓,加上了‘英俊瀟灑’和‘舉世無雙’這兩個成語形容詞。

龍家眾人果然瞬間表情怪異。

這是他們第一次聽龍亦雪這樣稱讚一個男人。

那這位陸先生,又究竟是何人物,值得龍亦雪這樣誇讚?為何又說他是龍家的機緣?

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在陸雲的身上。

龍亦雪也不賣關子,說道:“這位陸先生,是沁的乾弟弟,同時,他也是天玄子道長的弟子,最近盛傳的江南省神醫,就是陸先生。”

龍亦雪把當初蕭沁跟她說過的話,重新複述了一遍。

天玄子道長的弟子?

龍家眾人聽見這話,頓時來了精神,龍川激動的彎腰說道:“陸先生,快請裡麵坐。”

他們一早就看見了陸雲,雖然疑惑,但冇有多問,而是問龍亦雪更為要緊的機緣,此刻才知道,原來這個青年,就是天玄子道長的弟子。

既然是天玄子道長的弟子,醫術肯定極為了得。

龍川自然不敢怠慢。

陸雲擺了擺手說道:“坐就不必了,帶我去見見患者吧!”

龍川巴不得陸雲這麼說,立刻點頭如撥浪鼓,說道:“陸先生這邊請。”

龍川把陸雲帶到了他父親龍佺的房間。

龍佺隻剩下最後一口氣,雖然無法開口說話,但是眼睛還能動,耳朵也還能聽。

龍川把陸雲的身份,告訴給了龍佺,龍佺眨了眨眼睛,似乎想要表達一下對陸雲的歡迎。

龍佺說道:“爸,陸先生一定能治好你的病的。”

說完就讓開路,轉身朝著陸雲恭敬一拜說道:“陸先生,拜托您了。”

陸雲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們先出去吧,讓龍亦雪留下幫忙打個下手就行。”

“是。”

龍川不敢違逆,把眾人趕出了房間,又語氣凝重的對龍亦雪交代說道:“一定要聽從陸先生的吩咐,陸先生讓你做什麼,你就做什麼,明白冇有?”

龍亦雪點了點頭。

龍川交代完就離開了房間。

陸雲看了一眼拘謹的龍亦雪,笑著說道:“不必緊張,隻是讓你幫點小忙,以及詢問點情況,又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龍亦雪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她對醫學方麵一點不通,真怕自己會弄巧成拙,聽陸雲這麼說,才放心了下來。

陸雲上前幫龍佺把脈,三根指頭搭在他的寸關尺三部,真氣循著龍佺的經脈,察看他體內的情況。

“經脈扭的亂七八糟,而且體內全是淤血,接近心臟的部位,更是附著有一團暗紫色的毒素,你爺爺能夠撐到現在,真是個奇蹟。”陸雲緩緩說道。

龍亦雪回答說道:“爺爺這毒是很早之前中的了,本來還冇這麼嚴重,跟白龍王交過一次手後,這毒素就移動到了心臟位置。”

說著,她的麵容變得緊張無比,問道:“陸先生,請問我爺爺這病,您能治好嗎?”

陸雲自信的笑了笑說道:“這種毒,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,治好不成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