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0章王之怒,吐氣殺人

哢!

花臂龍下巴都差點驚掉了。

一腳。

真真正正隻出了一腳,就把李虎給踹飛了出去,還把他的手臂給震骨折了。

彆人可能不知道李虎的厲害之處,但是花臂龍卻非常清楚,李虎從十歲開始,就每天堅持擊打木樁,二十幾年如一日。

他的手臂,早已達到了尋常人的三倍堅硬程度。

也正是憑藉著這一雙鐵手,讓李虎在眾多打手中脫穎而出,成為了花臂龍最器重的手下。

甚至花臂龍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接班人培養。

可是今天。

在這個名叫陸雲的青年麵前,李虎居然連他一腳都接不下來,那雙無往不破的鐵手,也像是脆的跟張白紙一樣。

可以想象陸雲的這一腳,威力是有多麼恐怖。

花臂龍的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,撐大眼睛看著陸雲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一個拳腳功夫這麼了得的人物,而且還這麼年輕,絕對不可能是無名之輩。

所以花臂龍必須問清楚,免得招惹到不該惹的勢力。

“我是什麼人?”

麵對花臂龍的問題,陸雲卻是輕笑了一聲說道:“我隻是一個,為了保護姐姐,可以付出生命的人。”

花臂龍心頭震動。

沉吟片刻。

忽然認真說道:“看你這麼能打,不如來幫我做事,我不僅不會再去騷擾你的姐姐,還可以帶你吃香的喝辣的,怎麼樣?”

花臂龍迅速拋出橄欖枝,安靜的等待著陸雲的回答。

然而。

陸雲卻是麵容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隨後輕輕吐出三個字:“你不配!”

你不配!

這三個字,何等具有衝擊力。

周圍的打手們都驚了。

他們做夢都想得到龍哥的器重,隻是奈何身手不行,可這個叫陸雲的小子倒好,龍哥主動招攬,他居然說出一句‘你不配’。

多少有點不知好歹。

花臂龍的臉色也是一沉,說道:“小子,我本以為你是個識趣之人,冇想到卻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

在這麼多手下的麵前,被陸雲駁了麵子,花臂龍的心情自然不爽。

更不可理喻的是,陸雲居然把原話還給了花臂龍說道:“我也以為你是個識趣之人,現在看來,你是在玩火**。”

“玩火**?嗬嗬……我倒要看看是誰在玩火**!”

花臂龍嘴角露出一絲猙獰冷笑,忽然把手伸進上衣的內兜裡麵,掏出來時,手裡已經多出了一把自製手槍。

黑黝黝的洞口,鎖定著陸雲。

“你的手腳功夫很厲害是嗎?你出手很快是嗎?我看你能不能快得過子彈。”

花臂龍能夠混到今天這個地位,冇有點東西防身怎麼行,他已經靠著這把袖珍手槍,乾掉了好幾個道上老大。

今天不介意再多殺一人。

陸雲眸光縮了縮,直視著花臂龍道:“你要殺我?”

“嗬嗬,想讓我饒了你也行,跪下磕一百個響頭,然後從我這褲襠底下鑽過去。”花臂龍冷笑說道。

“你確定?”陸雲再問。

哢!

花臂龍直接把保險栓拉開,就當是迴應了陸雲的問題。

陸雲頓了頓。

隨後。

身上的殺意澎湃湧出:“很好,你現在可以去跟閻王爺報到了。”

說話的同時,陸雲的腳步驟然朝著花臂龍走了過去,根本無視那把袖珍手槍的存在。

這種情況,花臂龍以前從來都冇有遇見過,哪次他掏出手槍的時候,對麵不是嚇得屁滾尿流?

可這陸雲倒好,麵對著黑黝黝的槍口,反而越發激進。

這小子是個瘋子嗎?

花臂龍心頭大顫,尤其是看到陸雲那雙冇有懼意,隻有冷漠的眼睛時,更加確定,此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。

“你再敢往前一步,我就真的開槍了。”

花臂龍自己都不曾注意到,他說話的時候,聲音已經有了些許顫抖,氣勢也完全落入了下風。

要知道,拿著致命武器的人可是他啊,為什麼會有一種莫名的不安?

花臂龍來不及思考,因為陸雲根本不顧他的警告,已經來到了距他身前不足五米的地方。

“給我去死!”

終於,花臂龍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,扣動了扳機。

砰!

槍口瀰漫出一股黑煙,高速旋轉的子彈,瞬間射向陸雲的麵門。

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。

“破!”

陸雲陡然一聲震喝。

隻見。

那顆高速射出的子彈,竟像是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定格住了一般,隨著聲浪擴散,突然原路折回,嘭的一聲冇入了花臂龍的眉心。

“……”

花臂龍做夢也不可能想到,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會有這麼詭異的事情。

子彈反彈?

而且還是被聲音反彈了回來?

花臂龍想不明白,他也不用明白,因為此刻他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陸雲淡漠的掃了一眼花臂龍的屍體,隨後就把目光移了開來。

這是他第一次使用神通殺死龍國的普通人。

估計,也不會是最後一次。

以後誰敢對姐姐們不敬,這便是下場。

此刻,周圍的打手們,已經完完全全被嚇傻了眼,這麼離奇的手段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誰信?

而且就算是親眼所見,也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。

吐氣殺人,恐怖如斯!

李虎驚恐問道:“閣下,究竟是何方神聖?”

陸雲收斂起殺意,輕聲說道:“你可以叫我天歃王,亦可,稱呼我為雲天神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