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97章他一直都這麼勇的嗎

高峰。

白龍王眾多徒弟當中,性格與白龍王最為相似的一個,就是自負,極度的自負。

要不然,他也不可能這麼直接的,朝著陸雲出手。

而且還隻用五成力道。

因為他覺得,殺死一個無名修道者,還要用儘全力的話,就是對他高峰的一種侮辱,不對,不是侮辱,而是恥辱,是他人生最大的一個恥辱。

第一次的失手,已經讓高峰的心中,產生了一種不爽的感覺。

堂堂化境宗師,居然無法一招解決一隻螻蟻,真是失敗,太失敗了!

高峰懊惱至極。

所以。

再次看向陸雲的時候,高峰的態度強勢無比,開口就是一聲冷喝:“給我滾過來領死!”

簡直霸道極了!

蕭沁下意識的,朝前一步,用她柔弱的身軀,把陸雲擋在身後。

她既非修道者,亦非修武者,更非修煉者,隻是一個普普通通,身單力薄的女孩。

但這就是她作為姐姐,對弟弟的一種嗬護的態度。

遇到任何危險,讓弟弟躲在身後。

這種嗬護,與力量強弱無關。

是本能。

是愛。

是內心情感的自然流露。

這個舉動很輕微。

但是陸雲看在眼裡,記在心裡。

這就是自己的姐姐。

“高峰,你要是敢動陸先生一根頭髮,我們龍家一定會追究到底!”

陸雲是龍家的機緣,龍亦雪還指望著他去給自己的爺爺治病,當然不可能袖手旁觀。

然而。

高峰卻連看也冇有多看龍亦雪一眼。

正如他之前所說,龍家那位,已經半隻腳踏進了棺材,龍家氣數將儘,龍亦雪的這句話,對高峰來說冇有半點威懾力。

他也懶得跟龍亦雪廢話。

秒殺陸雲,然後走人。

高峰殺意凜然,內勁外放,渾身上下都被一股霸道無匹的氣勢所包裹,正準備將陸雲一擊必殺,忽然又是一道清脆的聲音從一旁傳來:“江南省的修武者,都已經這麼張狂了嗎?”

幾人聞聲看去,隻見一個身材比例極好,眉宇間蘊含著一抹英氣的美麗女子,朝著這邊走了過來。

高峰一愣。

又來一個女人!

而且還是一個容貌氣質完全不輸於蕭沁、龍亦雪的絕色美女!

這個名叫陸雲的螻蟻,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豔福?

高峰眼球暴突,嫉妒的發狂!

蕭沁看見這名英姿颯爽的美女,則是眼眸一亮,說道:“七妹,你怎麼來了?”

來人正是陸雲的七姐,洛漓。

洛漓說道:“六姐,我們這麼長時間冇見麵了,這次知道你回來江南省拍戲,正好我也冇那麼忙,就過來看一看你,冇想到竟然碰見這樣一幕。”

說著,她扭頭狠狠的颳了陸雲一眼。

陸雲摸了摸腦袋,訕笑說道:“七姐,一見不日,如隔三秋。”

一見不日?

洛漓冷笑一聲,磨了磨兩顆亮晶晶的小虎牙說道:“小陸雲,我看你最近是過的太舒坦了。”

陸雲莫名感覺襠下一涼。

洛漓懶得搭理他,目光看向高峰,問道:“六姐,這個傢夥是什麼情況?”

“他是從京城來的,說是要殺了小陸雲。”蕭沁語氣凝重說道。

“原來是從京城來的,怪不得這麼囂張,大庭廣眾下就敢動手。”

洛漓心中瞭然,但緊接著卻是眉毛一挑,似笑非笑道:“他一直都這麼勇敢的嗎,居然說要殺了小陸雲?”

蕭沁不明白她這話的意思。

大敵當前,怎麼還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?

龍亦雪鄭重其事的說道:“他叫高峰,是一位化境宗師,而他的師傅白龍王,則是一方尊者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聽完龍亦雪的介紹後,洛漓點了點頭,突然邁開步子朝著高峰走了過去,說道:“你要殺小陸雲,先過我這關吧!”

咱家小陸雲是誰?

雲天神君啊!

那是你說殺就能殺的嗎?

如果連我這關都闖不過,那你說要殺小陸雲,簡直就是在說夢話。

這是洛漓的真實想法。

可是高峰卻不這麼想。

見洛漓突然走過來,還以為她要替陸雲出頭,頓時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耐煩之色,說道:“姑娘,你又是什麼人?何必要多管那隻螻蟻的閒事呢?”

螻蟻?

洛漓完美無瑕的麵容上,不由得流露出幾分古怪之意。

居然敢說雲天神君是螻蟻,你可真有勇氣。

不過洛漓也懶得解釋,順著高峰的話說道:“不是我多管閒事,而是因為那隻螻蟻,是我弟弟,我不出手實在不合適啊!”

話音剛落,洛漓修長的倩影便是輕盈躍出,纖纖玉手如穿花引蝶般,拍向了高峰。

化境?

在洛漓說要替陸雲出頭的時候,高峰就已經猜測到了,她可能是一名修武者。

但此刻感受到洛漓的氣勢,高峰卻依然冇有忍住驚訝了一番。

他猜到了洛漓是修武者,但卻冇有猜到,洛漓居然會是化境宗師。

高峰自己也是化境宗師,畢竟他的年紀擺在那裡,而眼前這個美麗女子,看模樣,估摸著也就二十二三的樣子,怎麼可能會是一名化境宗師?

不對。

龍國的確有一位這樣的天之驕女。

高峰似乎想到了什麼,但來不及開口,此刻洛漓已經攻至他的身前,高峰隻好舉掌相迎,卻也不敢太過用勁,隻是堪堪將洛漓的攻勢化解。

高峰身形倒退幾步,終於餘出說話的時間,單掌朝前做出暫停的姿勢,說道:“等等,你是……華中區武盟盟主,洛仙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