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56章聽我給你掰扯掰扯

接受道歉?

木村武藏一時間根本冇有反應過來,還以為樸國昌說的是,那個龍國人,已經備好了禮物,準備這兩天登門道歉。

不止是他,千島涼子這些人,也以為是這個意思。

一是因為,那個龍國人殺了小木村,錯在他,所以要道歉的人,應該是他。

二是因為,樸國昌說話結結巴巴的,應該是被木村武藏的殺氣嚇到,導致語言表達不清。

所以在聽完樸國昌的話後,木村武藏沉默了片刻。

隨即。

冷笑一聲說道:“哼!道歉?那可是一條人命,他以為道個歉,我就能原諒他?龍國人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天真了?”

千島涼子也說道:“我們不接受道歉,這件事情的結果隻有一個,就是那個龍國人,必須下去給小木村公子陪葬!”

兩人這話一出。

樸國昌頓時苦笑一聲。

他知道。

這兩位東洋國的忍者,誤解了他的意思。

其實也不怪他們。

當初樸國昌聽到陸雲說出那句話的時候,也是愣了好半天的時間才反應過來,一個殺人凶手,居然要求對方道歉,真是聞所未聞。

樸國昌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他怕,要是他說出陸雲原本的意思,這位木村大人會氣的當場發瘋,說不定一個不開心,就把他給宰了。

所以樸國昌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,決定還是不要解釋的太過詳細,說道:“木村大人,總之那個龍國人的意思,是他很快就會登門來拜訪您。”

木村武藏目中射出兩道寒光,說道:“他要是敢來,我就讓他有來無回。”

他當然希望陸雲能夠自己過來。

這樣他就能親手,把陸雲關押起來,讓他嘗一遍東洋國的所有酷刑,直到折磨過癮了,最後才送他去下地獄。

千島涼子說道:“木村大人,我覺得這事很蹊蹺,您說那個龍國人,會不會故意找了個藉口拖著我們,過幾天他就逃到其它地方去了?”

“有這個可能性……”

木村武藏眉頭一皺,說道:“所以你還是得跟著樸國昌去龍國一趟,看看那個龍國人,究竟在玩什麼花樣。”

千島涼子點了點頭。

就在這時。

又是一名下忍跑了進來,說道:“木村大人,外麵來了一個龍國人,說是有要緊事,想要見您。”

“龍國人?”

木村武藏頓時目露寒光,說道:“讓他進來!”

“是!”

下忍出去了一趟,很快就帶進來了一名青年,樸國昌見到這個青年的刹那,猛地瞪大了眼睛說道:“你……你怎麼會來的這麼快?”

來人當然是陸雲。

陸雲笑了笑說道:“我做事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,讓你帶的話,你都如實轉告給這位副盟主了嗎?”

樸國昌眼神一飄忽,說道:“轉……轉告給他了。”

“那他準備的禮物呢?”

“這……”

樸國昌表情一滯,這時候,隻聽木村武藏說道:“樸國昌,這個龍國人,是不是就是殺死我兒子的那個?”

他已經猜出來了,但還是決定先問問樸國昌。

樸國昌點頭。

霎時。

恐怖的殺意瀰漫而出。

木村武藏雙眼死死的盯著陸雲,仿若一頭正在發怒的雄獅,吼道:“龍國人,你真是好大的膽子,殺了我兒子,還敢送上門來找死?”

陸雲搖了搖頭說道:“看來你道歉的誠意並不高啊!”

“道歉?誰道歉?”

木村武藏即便心中怒火滔天,聽見陸雲這話後,也是突然間愣了一下。

陸雲詫異說道:“難道樸國昌冇有告訴過你,你兒子死有餘辜,你教子無方,所以你應該向我道歉。”

“……”

場麵詭異的寂靜了片刻。

隨後響起木村武藏不可思議的怒吼聲道:“你個龍國人,什麼狗屁邏輯,明明是你殺了我兒子,你居然要我道歉?”

“看來樸國昌這個話,帶的不是很合格啊!”

陸雲突然間一巴掌朝著樸國昌扇了過去,說道:“帶個話都帶不明白,要你何用?”

啪!

樸國昌的身體頓時在空中來了一個三百六十五度騰轉。

扇完後。

陸雲重新看向木村武藏,說道:“既然樸國昌冇有跟你說明白,那我就親自來給你掰扯掰扯。

你的兒子,企圖用迷藥玷汙我的姐姐,還敢施展幻術,命令我吃下毒藥,隻是很遺憾,他的幻術太垃圾了,我並冇有中招。

但是他既然起了這個心思,就該死,你覺得我說的有冇有道理?

還有。

你作為他的父親,居然任由自己的兒子在異國他鄉胡作非為,你就是教子無方,所以,你是不是也應該跟我道歉?”

陸雲說完後,默默的注視著木村武藏。

木村武藏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致。

剛纔他讓樸國昌說說事情經過的時候,樸國昌隻說了個大概,說是小木村犯了一點錯誤,然後就被一個龍國人給殺了。

現在聽陸雲重新說了一遍,他發現,情況似乎要比想象中的嚴重。

但是那又如何呢?

死去的那個,畢竟是自己的兒子,不管他犯了多大的錯誤,他都是自己的兒子。

兒子死了也就罷了。

現在這個殺人凶手,居然還敢找上門來,讓自己給他道歉,這種行為,實在是太過囂張了。

要是自己給他道了歉,顏麵何存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