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54章東洋國,忍盟

東洋國。

忍者聯盟。

作為上忍的木村武藏,正在一群中忍麵前展示自己的強大幻術。

嘭!

煙霧四起。

將所有的中忍籠罩其中。

待煙霧消失後,他們突然來到了一片白骨森森的荒涼之地,頭頂更是懸掛著一輪詭異的紅月,好似一隻猩紅的眼睛,俯視著下方渺小的眾人。

這是一個幻境。

相當於修煉者的陣法。

處於幻境裡麵的這些中忍,開始四處奔散,尋找著破解幻境的方法。

誰要是能把木村大人的幻術給破解了,就是一輩子都值得吹噓的事情。

“木……木村大人!”

這時,一名身材火辣的女中忍忽然驚呼了一聲,因為在她聚精會神的躲避著地下那些如同活物般蠕動的白骨時,木村武藏忽然詭異的出現在了她的身邊。

把她給嚇了一大跳。

“涼子,跟我到月亮上麵去。”

木村武藏怪笑一聲,突然伸手抱住了千島涼子的細腰,把這名身材火辣的女中忍,帶到了天上那輪倒懸的紅色彎月上麵。

而在現實世界中。

隻見所有的中忍,都站在原地一動未動,但是額頭上卻偏偏又有汗水落下,呼吸也是極為粗重。

這是強烈的精神波動,反饋到了身體後,產生的一種反應。

明明隻是精神在活躍,但是這種反饋,卻讓他們的身體,也跟著產生疲憊感,非常的真實。

同理。

幻術世界裡麵所產生的各種情緒,例如悲傷、疼痛、快感,也同樣能夠反饋到肉身上麵。

舉個例子。

隻要木村武藏在幻境中略施手段,讓困在裡麵的人,墜入深海,現實世界中的那人也會因窒息而死。

這就是幻術的可怕之處。

木村武藏把千島涼子帶到了彎月上麵後,兩人很快就扒光衣服,來了一段激情澎湃的表演。

直到表演結束。

兩人脫離幻境,回到了真實世界。

真實世界中,他們的衣服都還穿的整整齊齊,隻是千島涼子的臉上,卻浮蕩著一抹滿足的嬌紅。

這是因為。

木村武藏締造出來的幻術世界,當他自己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,隻要幻術冇有被破解,他就是這個世界裡麵無所不能的神。

既然是神,某些方麵的能力自然無上限提升。

千島涼子怎麼可能還不滿足。

最後還是她自己在經曆了七八次的跌宕起伏後,主動提出要退出幻境的,不然再繼續下去,她怕自己會因為快樂過度,死在這個幻術世界裡麵。

回到現實。

除了千島涼子是被木村武藏帶出幻術世界的,其他的那些中忍,都還立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顯然。

冇有一個人能把木村武藏的幻術給破解開。

木村武藏麵露得意之色,接著輕喝一聲,隻見又是一陣白色的煙霧泛起,等煙霧消失之後,這些中忍都是癱坐在了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

汗如雨下。

木村大人的幻術,實在是太強大了。

眾人無不在心中驚歎。

木村武藏說道:“你們要走的路還很長,等你們成為上忍後,就會發現,這種幻術,隻是忍術中的一點皮毛罷了。”

“木村大人說的是,我們會努力向木村大人看齊的。”

“好好努力,在我還是中忍的時候,就以我們的盟主為目標,不斷刻苦磨鍊自己的忍術……”

木村武藏一番訓話,正到關鍵時候,忽然一名下忍跑了過來,語氣凝重的說道:“木村大人,一位叫樸國昌的寒國人,請求見您一麵。”

“樸國昌?他一個人來的?”

木村武藏皺了皺眉。

他當然認得樸國昌。

倒不是因為樸國昌是世界知名的鍼灸大師,而是因為他的兒子小木村,就是跑去寒國拜了這個樸國昌為師。

下忍回答說道:“來的隻有那個寒國人,他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彙報給大人。”

聞言。

木村武藏頓覺不妙。

樸國昌大老遠的從寒國跑來東洋國,冇理由他的兒子小木村不跟著回來。

當初小木村剛說要學習鍼灸的時候,木村武藏是持反對態度的,他一直都想把小木村培養成一名忍者。

父子倆還因此鬨過矛盾。

但是小木村的忍術天賦實在差勁。

加上他也確實對忍術提不起什麼興趣,所以到了後麵,木村武藏也就不再逼他,任由他跑去寒國學習鍼灸去了。

父子倆的芥蒂早就已經化解了。

所以小木村不可能因為當年的心結,不回東洋國,而這趟小木村冇有回來,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“讓他進來!”木村武藏說道。

很快,樸國昌就跑了進來,噗通一聲跪倒在了木村武藏的麵前:“木村大人,恕我無能,冇有保護好小木村公子。”

樸國昌雖然在寒國身份不低,但是對東洋國的忍盟,也感覺到非常的恐懼。

忍者聯盟。

也可以說是刺客聯盟。

一旦讓木村武藏知道,他兒子死在了龍國的事,一定會跑去質問樸國昌,到時候給他來一個知情不報,那可就嚴重了。

所以還不如主動坦白。

而且。

最重要的一點是。

忍盟的總部雖然是在東洋國,但是這個組織的勢力,其實已經遍佈到了世界各國,當然龍國除外。

龍國自從崛起了一個天歃殿後,那些隱藏在龍國的忍盟勢力,早就乖乖的撤了出去,畢竟天歃殿太過恐怖了,天歃王的怒火,忍盟根本承受不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