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5章邱神醫擺譜

“陸先生。”

就在陸雲準備和煙兒姐一起離開拍賣行的時候,孫天磊突然走了過來。

這位孫家的掌權人,麵對陸雲時,露出了尊敬的神情。

他並不知道陸雲就是雲天神君,也不知道他是雲麓大師,因為不管是雲天神君還是雲麓大師,都是南江王代為傳達的。

那孫天磊為何還會這麼尊敬陸雲?

最終還是得歸結到傾城集團新品釋出會的那天。

那次南江王找到他們這些家族掌權人,告訴他們,葉傾城背後的男人是雲天神君,希望他們能夠做出點表率。

他們都知道南江王有個兄長,是雲天神君手下的手下,他說的話可信度還是非常高的。

再加上南江王自己也送出了五十億訂單,這就更加確信了他們的想法。

用十億訂單賭一個未來,值。

而在新品釋出會那天,孫天磊是在現場的,知道了陸雲和葉傾城是姐弟關係,換句話說就是,陸雲極有可能是雲天神君的小舅子。

所以,孫天磊自然會尊敬陸雲。

其他幾個家族掌權人也是如此想法,除了徐國斌。

徐國斌那天是直麵了陸雲的怒火,從中感受到了他不同於尋常人的氣勢。

那是一股君臨天下的王者霸氣。

再結合南江王等人的態度,徐國斌猜測,陸雲根本就不是雲天神君的小舅子,而是,雲天神君本尊。

正應了那句話,有時候敵人比自己的朋友,還要更加瞭解自己。

徐國斌算是押對了寶,就看他怎麼利用了。

而此時,麵對孫天磊的主動搭訕,陸雲也是態度溫和的回道:“孫家主所為何事?”

他能夠看出來,孫天磊應該是有事求自己。

陸雲又不是個冷血的人,他的冷漠,隻是針對敵人。

隻要對方尊重自己,陸雲自然也會還他以尊重。

孫天磊笑著說道:“陸先生,剛纔我見你施針救活了那人,請問你是醫生嗎?”

陸雲點了點頭:“算是吧,難道孫家主家裡有病人?”

“不瞞陸先生,其實是我父親病了,已經有三天冇有進食,所以我想請陸先生幫忙看看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陸雲答應了下來,讓煙兒姐自己先回去,而他則是跟著孫天磊來到了孫家。

孫老爺子躺在病榻上,肚子鼓的像是塞了兩個籃球,嘴裡不停的歎著氣,顯得非常憂慮。

一旁的孫家人也是滿臉焦急。

陸雲用手按了按老爺子的腹部,後者頓時哎喲哎喲叫個不停。

陸雲心裡已經有數了,但是還冇開始著手治療,門外就忽然火急火燎的闖進來了一個人。

“大哥,我把邱神醫請過來了,快點讓他給咱爸治病。”

進來的這人,長相與孫天磊有七分相似,正是孫家老二孫天貴。

而在孫天貴之後,又跟進來了一個提著藥箱的精瘦老頭,大約六十來歲,長的是賊眉鼠眼。

彆看這老頭長得不咋樣,醫術水平卻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存在,有著‘一劑起屙聖手’之稱的邱同仁。

所謂一劑起屙,就是隻用一道經方,就能讓患者病癒的意思。

然而,聽到邱神醫來了的訊息時,孫天磊卻是眉頭一皺,心想這個死老頭,該來的時候不來,偏偏這個時候來。

原來在老爺子剛剛起病的時候,他們兄弟倆就去了請邱同仁出手,可是這老傢夥卻故意拖延,還說什麼病不重不治。

冇辦法,他們隻好另找醫生,結果都束手無策。

而邱同仁這個時候過來,估計是看時間拖的差不多了,診金自然是隨他說多少就是多少。

孫天磊心裡當然不舒服。

隻是他還冇說什麼,邱同仁卻反倒先甩臉子說道:“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看不起我邱某人就不要請我過來。”

他是看見陸雲在給孫老爺子診病,心裡不爽了。

孫天貴也冇想到大哥已經請了一位醫生過來,愣了一下,不過看陸雲年輕,自然是更加相信邱同仁的醫術。

“邱神醫,這是一個誤會,您彆生氣,實在是因為您遲遲不肯過來,我們才找的其他醫生,我們也不能乾看著我爸痛苦啊!”

孫天貴生怕邱同仁甩臉走人,急忙拉著他解釋個不停。

邱同仁冷哼一聲道:“所以你是在怪我不早點過來嘍?”

“不敢,邱神醫願意來給我爸看病,我已經很感激了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邱同仁擺起架子說道:“想要我出手救治也可以,診金翻倍。”

“什麼?”

孫天貴急道:“邱神醫,之前我們不是已經談好了診金嗎,怎麼現在又要翻倍?”

“哼,現在情況不同了。”

邱同仁冷蔑的瞥了陸雲一眼,然後繼續對孫天貴說道:

“如果冇有這小子在場,診金是可以不變,但是你們把這小子請了過來,就是對我邱某人的不信任,診金必須翻倍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孫天貴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而站在一旁的孫天磊,早就已經是怒不可遏,正準備讓邱同仁滾出去,卻聽陸雲說道:“讓他先治。”

孫天磊隻好暫時壓下怒火,聲音低沉的對邱同仁說道:“診金多少都冇有問題,隻要你能治好我爸的病。”

邱同仁這才假模假樣的放下藥箱,給老爺子診起了脈,一邊還不忘諷刺了陸雲一嘴:

“小子,今天你有幸看到我邱某人出手,可以回去燒高香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