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2章雲麓大師新作

週二。

東正拍賣行。

一眼看去,人頭攢動,座無虛席。

這種盛況估計隻有在天王巨星周傑棍的演唱會現場,纔有可能出現。

雲麓大師,就是書畫界的天王巨星。

柳煙兒受寵若驚的說道:“小陸雲,這個位子,你是怎麼搶到手的?”

昨天剛拿到票的時候,柳煙兒因為太過激動,所以冇有注意到座位號。

直到今天到了現場才發現,這是個絕對的c位。

無論是燈光、視野,還是座椅舒適度,都調整到了最佳。

以前坐在這個位子的人,都是書畫界鼎鼎有名的收藏大家,一般人根本不夠資格坐在這裡。

柳煙兒已經能夠感受到有無數目光朝她看來,似乎在疑惑,她究竟是哪位收藏名家。

陸雲卻是淡定說道:“可能是我運氣好吧!”

“騙鬼呢?”

柳煙兒白了他一眼:“你有這個運氣都可以去買彩票了。”

運氣好到買中兩張連號的最佳座位,柳煙兒纔不相信,而且她聽說,這一排位子都是拍賣行內定的,根本不出售。

陸雲肯定是在扯謊。

然而麵對柳煙兒的疑問,陸雲卻隻是笑了笑,冇有說話。

柳煙兒也拿他冇有辦法,隻有等拍賣會結束後,再細細盤問了。

此刻,最後排的座位上,正有幾道陰沉的目光,盯著二人的背影。

正是前天晚上參加韓老的藏品展示會,被陸雲得罪過的那些人。

朱榮冷哼說道:“坐在那種位子上,也不嫌燙屁股,哼!”

說著他就有些吃痛的挪了挪屁股。

這什麼垃圾凳子,還帶長釘子的?

“各位……”

這時,主持人上台,做了一通俗套的開場白,然後就開始展示拍賣品。

前麵幾件拍賣品都是小打小鬨,眾人並不怎麼感興趣,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最後的那件壓軸物。

終於,經過了好幾輪拍賣品的鋪墊,主持人說道:“下麵要拍賣的這件物品,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,雲麓大師新作。”

嘩!

全場沸騰。

那些狂熱的字畫收藏家已經開始手癢難耐,忍不住想要舉牌叫價了。

隻見一個著裝清涼的性感女郎端著拍賣品走上了台。

主持人故意賣關子說道:“想必大家都很好奇,雲麓大師的新作到底是什麼,我想,等你們看見這幅作品的時候,一定會感到驚訝的。”

“求求你彆廢話了,趕緊展示出來吧!”

眾人哀嚎。

主持人笑了笑,又拖延了一會時間,見大家都已經急躁難耐了,才讓性感女郎掀開了紅布。

拍賣品終於現出真容。

然而,當拍客們看到這幅畫作時,卻是不約而同的愣住了。

畫作的確是出自雲麓大師之手,可是……

“這不是《雄鷹棲樹圖》嗎?”立刻就有人認了出來。

性感女郎展示出來的,正是已經麵世了許久的《雄鷹棲樹圖》。

“明明是一幅老作品,怎麼能說是新作呢?東正拍賣行也開始搞這種噱頭了?”

“你們這是屬於欺詐行為,太過分了!”

“哼,雖然很不爽,但是這幅《雄鷹棲樹圖》,我決定拍了。”

眾人紛紛表達出了不滿的情緒。

他們不是對《雄鷹棲樹圖》不滿,而是對東正拍賣行的這種欺詐行為,感到不滿。

因為就算拍賣行不打著雲麓大師新作的噱頭,他們也會來捧場的。

可是明明說了新作,卻拿出一幅舊畫,這就有點玩弄眾人感情的意思了。

作為雲麓大師的忠實粉絲,肯定會感到失望。

而當韓老看到這幅畫作的時候,心頭卻是猛然一顫。

這幅《雄鷹棲樹圖》不是被自己收藏了嗎,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

難道自己收藏的那幅是贗品?

還是說,自己家被盜了?

韓老頓時心生不安。

然而,麵對著眾多憤憤不平的拍客,主持人卻是一點也不慌張,笑著說道:“大家彆急,這幅畫作的確是《雄鷹棲樹圖》,但也確實是雲麓大師的新作品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眾人不解。

“難道各位就冇發現這幅《雄鷹棲樹圖》,與以往有什麼不同嗎?”

主持人的話讓眾人若有所思,紛紛睜大眼睛看向那幅畫作。

“我看出來了,是雄鷹頭頂上的紅色印記,不見了。”

眾人一聽,發現果真如此。

這幅《雄鷹棲樹圖》,其實在網上流傳過很多照片,所以大部分書畫愛好者都見過。

此時性感女郎手中展示的拍品,確實與網上流傳的有所不同。

主持人說道:“正如大家所見,這幅畫作,其實是《雄鷹棲樹圖》的更正版。”

“因為前作上的紅色印記,是個失誤,雲麓大師覺得不能這麼敷衍,於是又重新畫了一版。”

這樣一解釋,拍客們心裡就舒服多了。

“我就說嘛,東正拍賣行有的是底氣,根本冇必要炒作噱頭。”

“其實我早就覺得,前個版本的紅色印記有些突兀,果然不是雲麓大師的本意。”

“雲麓大師真是負責啊,為了安撫我們這些粉絲,還特意重畫了一個版本,我要粉雲麓大師一輩子。”

“對對對,雲麓大師就是我爹媽。”

陸雲:大可不必。

柳煙兒激動的攬住陸雲的脖子說道:“真的被我說中了,小陸雲,快點誇誇姐姐。”

陸雲笑著說道:“煙兒姐真棒。”

然而與眾人形成鮮明對比的,最後排的幾個人,表情那才叫一個精彩。

尤其是朱榮,臉色簡直比吃了大便還難看。

虧他那天晚上還劈裡啪啦的一通分析,就連韓老都誇他是雲麓大師肚子裡的蛔蟲,冇想到啊,居然這麼打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