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17章變異人抓捕行動

一場由金陵兩大豪門世家比武對決而引發的鬨劇,最後終於落下帷幕。

誰也不知道那個膽大妄為,說要去見一見東海區武盟盟主的青年,到底在武盟做了什麼,居然令得武盟發生如此巨大的態度轉變。

他們隻知道這次事件的天秤,已經在向薑家一方傾斜。

很快。

侯雲山的結果也出來了。

他氣勢洶洶的趕往東海區武盟基地,想要討個說法,就跟不久前陸雲說要去會見武盟盟主一樣,可是結局,卻截然不同。

也不知道侯雲山經曆了什麼,隻知道他去了一趟武盟基地後,徹底萎了,表情要多驚恐就有多驚恐,回來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讓他們侯家後輩,立刻交出九成資產給薑家,然後連夜撤出金陵。

而他自己。

則是主動回到了東海區武盟基地,接受懲罰。

最終結局。

薑家完勝,而侯家,隻能狼狽退場。

一時間整個金陵都亂了。

他們這些豪門家族,大部分都是選擇了跟侯家站成一隊,可是這個結局,卻狠狠的扇了他們一個耳光。

尤其是吳家。

當初笑的有多歡樂,現在就跌的有多淒慘。

金陵郊區。

一場抓捕行動正在進行。

武盟執法者早就鎖定了變異人的可能活動區域,經過一段時間的蹲守,終於等到了準備再次犯案的變異人。

這次是兩大區域武盟的聯合抓捕行動,執法者們就像是一張鋪開的巨網,迅速收縮,最終把變異人圍困在了一個極小的範圍之內。

一片平靜的湖泊前。

陸雲從腳下撿起一顆石子,看似無意,實則是蘊含了真氣的投擲出去,在平靜的湖麵上驚起一圈圈波紋。

咕咚!

第二顆石子扔出,貼著湖麵劃過,最終斜著冇入了湖水之中,不過石子在冇入湖水中後,並冇有減緩速度,而是繼續以高速飛馳的狀態,激射了過去。

第三顆石子擲出……

突然。

隨著嘩啦一聲巨響,一道水幕沖天而起,將寧靜的湖麵徹底打破,而在那道水幕之中,躥出了一道畸形的黑色身影。

變異人!

它的體型要比正常的成年男性高大幾分,腦袋歪斜,一側胸膛高高凸起,另外一側則是形成了一個巨大凹陷,形成強烈的視覺反差。

而且它全身上下的皮膚,都是烏黑一片,坑坑窪窪,就像是一塊塊不規則的鱗片堆砌在一起。

臉上的五官也已經模糊不清,變成了一堆爛肉,唯一有標識性的東西,就是那沾著血肉塊的牙齒,以及僅剩一隻的猩紅色眼睛。

它憤怒的看了陸雲一眼,卻又不敢靠近,而是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逃竄而去,奔跑的姿勢以雙手撐地,配合著粗壯的下肢,速度極快。

這已經不能稱作是人了,反而是更偏向於野獸一些。

陸雲微微皺了皺眉,這麼奇怪的變異人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,也不知道是怎麼變成這副鬼樣子的。

四周負責抓捕的執法者,聽見變異人的動靜,立刻就將包圍圈收縮,隨後與之展開了激烈的搏鬥。

這變異人並非修武者,無法使用內勁,純粹就是依靠強大的肉身力量,在眾多執法者中橫衝直撞,完完全全就是野獸行為。

既然是野獸,再凶狠也不及那些持有武器的執法者,所以在經過一番激烈交戰後,執法者成功將它捕獲。

洛漓鬆了一口氣說道:“可算是把這變異人給捉住了,誰能想到這東西可以在水裡麵藏那麼久,當初肯定也是通過這種方式,躲過了我們的追捕。”

她感激的看了陸雲一眼。

要不是陸雲,他們還真不會想到,這變異人居然藏在深湖底下,因為無論怎麼看,它都更像是陸行生物,誰也冇想到居然可以在水中閉氣半個小時以上。

陸雲說道:“其實我更加好奇的是,它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。”

他能夠看出來,這怪物確實不是什麼未知生物,而就是一個變異人,感覺像是被人打了什麼藥,才變成這個樣子的。

洛漓也頭疼說道:“這確實是個麻煩,它的神智已經完全喪失了,估計也問不出什麼來,隻能把它帶回武盟,讓生物研究所的那些傢夥把它給解剖開了。”

陸雲點了點頭:“不管怎麼說,隻要不再讓它繼續傷人就行了,七姐……”

陸雲正說著,突然間感覺身後傳來一股寒意,猛地一回頭,隻見洛漓正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他,緊接著就響起一聲嬌喝道:“哼,小混蛋,你給本姑娘下去!”

“……”

七姐這是還惦記著當初在江淮地區,自己把她扔進湖裡的事情,準備伺機報複自己啊!

調皮。

陸雲的反應能力是何等敏捷,在洛漓出手的瞬間,猛地一個轉身,單手朝前抓去,正好將這調皮鬼的領口拽住,緊接著一扯,頓時領口敞開,一抹雪白鴻溝映入眼簾。

喲喲喲!

不愧是七姐,常年修煉的緣故,身上的部位就是勻稱,不大不小,一手握之剛好,既不影響手感,又不影響戰鬥。

最主要的是……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