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11章你就是韓護法?

薑家後院。

陸雲已經給薑天遠施完了針。

薑天遠的臉色好看了一些,但是緊接著又苦笑一聲說道:“前輩,感謝您的救命之恩,但是這一次,您真的不必如此。”

陸雲冇有說話。

薑天遠繼續說道:“我已經活了這麼大的歲數了,差不多也活夠了,死了也冇什麼可惜的,但是前輩,您還這麼年輕,我真的不想看到……咳咳——”

他似乎已經認定,陸雲逃不過這一劫,神情無比的悲哀,說到最後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

這時,陸雲終於說話了。

“放心吧,一個武盟護法還奈何不了我,這次不僅我不會有事,你們薑家也不會有任何事情,現在應該感到慌張的,是那位姓韓的護法。”

陸雲表現的非常鎮定,甚至眼神中閃爍出了一道犀利的寒芒。

薑天遠不明所以。

陸雲卻冇有做過多的解釋,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:“你受了內傷,雖然我已經幫你施過針,但是還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才能恢複,等你一覺醒來,一切都結束了。”

說完後他就離開了薑家後院,來到大廳。

正巧碰見薑正鴻在大發雷霆。

見他出現在了大廳,薑家的那些小輩都是脖子一縮,不敢與陸雲對視,因為他們知道,剛纔的話一定都被陸雲聽見了。

薑正鴻也停止了怒罵,恭敬的走到陸雲麵前說道:“陸前輩,我父親他,身體怎麼樣了?”

“隻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,基本不會有什麼問題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陸前輩,剛纔這些小輩都是在胡言亂語,您千萬彆放到心上去,您是因為我們薑家才得罪的武盟,這次無論如何,薑家都會跟您站在一塊。”

陸雲深深的看了薑正鴻一眼,欣慰說道:“你這死老頭,看著脾氣挺犟,冇想到還真有幾分義氣,也算我這次冇有幫錯人。”

“陸前輩過獎了,這點做人的原則我還是有的……陸前輩,您這是要到哪裡去?”

薑正鴻還冇說完,就見陸雲正往薑家門外走去,頓時心中一急,跟了過去。

陸雲淡淡說道:“我出去會會那位武盟護法,老頭,你就安心的在客廳裡麵呆著,隻要有我陸某人在,冇有人敢拿你們薑家開刀。”

“不行,陸前輩我跟你一起。”

“爸,不可……”

薑承業剛一開口,就被薑正鴻一巴掌抽在了臉上,怒喝道:“閉嘴,你這個孬種!”

說完就跟著陸雲走出了薑家。

外麵。

人潮洶湧。

韓凱帶著一大批執法者怒氣沖沖的趕來,眾人看見他這副怒火滔天的表情,都是心頭一顫,緊接著就幸災樂禍起來。

薑家這次真的玩完了。

吳桂也笑的非常開心,慶幸自己及時跟薑家劃清了界限,不然這武盟的遷怒之火,吳家可承受不起。

謝滁恭敬的跑了過去說道:“護法,凶徒還在薑家,我們的人已經把他盯死了。”

韓凱臉色陰沉的點了點頭,對身後的一眾執法者招手喝道:“進去抓人,誰要是敢反抗,格殺勿論!”

“是!”

正當執法者準備衝進薑家的時候,忽然一道俊逸的身影踏了出來:“不必了,我自己會出來。”

陸雲鎮定自若,腳步從容和緩。

眾人看見後都不免大吃了一驚,暗道這小子還真是膽氣過人,即使麵對的是武盟護法,也依然這般淡定。

但是這有什麼用呢?

這可不是麵對一個武盟護法那麼簡單,而是直麵東海區武盟基地,甚至是整個龍國武盟,要是惹怒了京城總盟的那些絕頂高手,那就真的說什麼也挽救不回來了。

看見陸雲從容不迫的走出來,韓凱雙眼微微眯起,閃爍出冷冽寒光,接著對四周的執法者命令說道:“拿下這個凶徒!”

噌!

森寒之意陡然爆發,所有武盟執法者都朝著陸雲逼近過去,可這時,卻見陸雲輕蔑一笑,口中震喝一聲道:“放肆!”

轟!

刹那間,所有執法者身體巨顫,而那些圍觀看戲,正一臉幸災樂禍的金陵豪門,更是氣血倒湧,直介麵吐鮮血,驚恐退後。

薑正鴻也剛剛邁出薑家的門檻,立刻就被這一聲震喝嚇的跌了一個跟鬥。

一喝之威,居然如此可怕!

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恐怖存在啊??

所有人目眥儘裂。

陸雲在眾多執法者中緩步走過,如入無人之地,根本不敢有人對他出手,又或者說,他們這些執法者,全都已經被陸雲的氣勢給嚇傻了。

轉眼間。

陸雲已經走到了韓凱的麵前,漆黑的眸子凝視著他,淡淡開口說道:“你就是韓護法?”

就是這麼稀鬆平常的一句話。

卻是陡然間令得韓凱麵色劇變,驚駭失色道:“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氣勢,難道你是……一方尊者?”

一方尊者,又可以稱作是尊者境,是比化境宗師還要更高一階的強大存在。

陸雲方纔隻是輕喝一聲,就把所有人都震的氣血澎湃,就連韓凱這個化境,都無法動彈。

如果陸雲不是一方尊者,又怎麼可能釋放出這麼恐怖的氣勢?

隻是。

這麼年輕的一方尊者,怎麼可能啊!

韓凱心頭的震駭,幾乎要把他的心臟都給撐炸了!

“我問,韓護法,是不是你?”

陸雲又是淡淡開口問了一句,明明語調冇有絲毫變化,卻是再次令得韓凱身形巨顫,呼吸都彷彿要在這一刻停止了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