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10章絕望的薑家

東海區武盟基地。

會議廳。

一場圓桌會議正在進行。

盟主顧長興說道:“洛盟主,通緝犯的情況我們已經大致瞭解了,是個變異人,危險程度為s級,從你們華中區逃到東海區後,又陸續殘害了三人,三位受害者的軀乾都被撕成了血淋淋的碎片,隻剩下頭顱還保持著完整狀態。”

他的對麵,端坐著一名女子。

素麵朝天。

但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絕色容顏。

即便是坐著,也能從側麵一眼就看出,她的身材比例極其完美,從酥胸,到柳腰,再到桌子下方併攏的兩條美腿,每個部位都勻稱的恰到好處。

這名女子,正是陸雲的七姐洛漓。

隻見她玉容凝重,柳眉緊蹙,揉了揉眉心說道:“這次的通緝犯手段十分凶殘,在華中區的時候冇能抓住他,是我的失職。”

顧長興說道:“我們會儘全力協助洛盟主抓住凶徒的,根據下麵的執法者回報,已經基本鎖定了凶徒可能活動的區域,將其緝拿歸案指日可待。”

洛漓長歎一口氣說道:“希望如此吧,但願不要再出現其他受害者了。”

會議進行到一半。

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突然站了起來說道:“抱歉,盟主,洛盟主,我出去接個電話。”

顧長興點了點頭。

男子快步離開會議廳,來到外麵的走廊,接通電話說道:“我這邊正在開會,你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,什麼情況?”

他的語氣十分嚴肅。

電話裡麵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:“韓護法,侯家和薑家的比武,出現了一些狀況。”

打電話的人正是謝滁。

而這個接電話的男子,則是東海區武盟基地的護法,韓凱。

“什麼狀況能比這次的變異人事件還嚴重,你自己不會動腦子解決嗎?”韓凱聲音中帶著一絲慍怒,喝道。

謝滁苦笑:“這次的狀況,真的不是我能夠解決的……您的弟子侯勇,死了,就連我也差點死在了對方手中。”

“什麼!”

韓凱音量陡然增大了幾分,回頭看了一眼會議室,急忙邁開腳步遠離了一些,臉色陰沉的說道:“怎麼回事?難道是薑天遠做的?他們薑家哪來的膽子挑釁武盟?”

“不是,凶手另有其人……”

謝滁快速將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,韓凱聽完後,整個身體都在顫抖,怒道:“你在那裡盯著,我馬上帶人過去,我倒要看看那小子什麼來曆,竟然敢跟武盟作對!”

他掛斷電話後,猶豫了一下,決定暫時還是先不要驚擾盟主,而是自己帶了一批執法者,火速趕往薑家。

侯勇是他的弟子。

雖然冇有在武盟任職,但韓凱卻是非常的器重他,當初他收侯勇為徒弟時,就是看中了侯勇的修武天賦,侯勇也確實冇有辜負他的期望,不到四十歲,就達到了化境後期。

可以說這是他最為得意的一個弟子。

這次侯家跟薑家比武,他為了避嫌,冇有親自去比武廣場,而是派了謝滁過去,誰知道居然發生這樣的大事。

那個殺死侯勇的凶手,就是在打他韓凱的臉啊!

……

薑家。

已經被人群圍了一個水泄不通。

除了武盟執事謝滁和他手下的執法者外,更多的是金陵的一些豪門家族成員,他們在等著看好戲,而且內心除了幸災樂禍外,更多的是竊喜。

這次侯家重新殺回金陵,實在太過強勢了,尤其是一門雙宗師這個訊息,真是把所有人的膽都給嚇破了。

他們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及時投靠侯家,但這真的是他們最想看到的嗎?

未必。

如果有機會自己當主人,誰願意跑去給彆人當奴隸?

這次侯勇死了,對於他們這些隻負責站隊的豪門來說,是好事,再加上這次薑家招惹上了武盟,絕對也會遭受到嚴厲的製裁。

相當於是這一次薑侯兩家的比武,直接把兩家的元氣都給打傷了,這是其它豪門家族非常樂意看見的事情。

此刻在薑家大廳內。

所有人都是心情壓抑,神色凝重,這種情況,比當初薑天遠還冇有突破至化境巔峰,卻要麵對侯家的挑釁的時候,還要更加絕望。

輸了比武,最嚴重的後果就是薑家交出九成資產,從此退出金陵。

可是這一回得罪了武盟護法,結局就真的很難預估了。

“爸,這個殺死侯勇的人,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,他這次把侯勇殺了,還扇了武盟執事一巴掌,真的是鬨的太大了。”

說話的是薑正鴻的長子薑承業,語氣中充滿了責怪之意。

老二薑承義也說道:“是啊,爸,這個人下手實在太冇輕冇重了,所以纔給我們薑家招惹來這麼大的麻煩……要不我這就出去跟武盟執事說,那個人,跟我們薑家一點關係也冇有。”

薑蓉歎息說道:“現在那個吳桂王八蛋一定笑的很開心,想到他那張嘴臉我就覺得噁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其他幾個薑家後輩也在七嘴八舌,大致意思就是,把陸雲推出去,徹底跟他斷絕關係,看看能不能獲得一線生機。

薑正鴻坐在大廳主位上,聽著下麵一群人在嘰嘰喳喳,臉色鐵青,突然猛地一拍桌子,怒道:“都給我閉嘴!”

“陸前輩是我們薑家的恩人,如果冇有陸前輩,老祖宗早就死在侯勇的手中了!”

“哪怕是到了現在,陸前輩都還在後院替老祖宗療傷,可是你們這些忘恩負義之徒,竟然還想著把陸前輩推出去來保全自己,這話讓陸前輩聽見了,該有多麼寒心?”

“你們,不配為我薑家後輩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