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04章比武(一)

薑天遠的大笑聲,震徹了整個薑家,讓薑家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驚:老祖宗這是怎麼了?該不會是瘋了吧?

後天就是跟侯家比武的日子,薑家上下現在是一片愁雲慘淡,所有人都知道,這是他們薑家的一場大劫,想贏實在太難了。

偏偏在這個時候,老祖宗突然發出一陣亢奮無比的大笑聲,不知情的眾人,第一反應都是,老祖宗受到刺激,瘋了!

還說什麼天佑薑家,是天亡薑家還差不多。

本就冇抱什麼希望的薑家眾人,此刻更是心哀默大於死。

所有人紛紛往後院方向跑去,但是隻敢站在後院門外,未經過老祖宗的同意,他們可不敢輕易踏進去。

薑正鴻也來了。

一箇中年男子問道:“爸,爺爺這是怎麼了?”

中年男子名叫薑承業,是薑正鴻的長子,也是當前薑家中年一輩的重要支柱。

薑正鴻冇有回答他的問題,而是命令說道:“你們都在這裡等著,誰也不許進去打擾你們的老祖宗。”

他說話時聲音顫抖,臉上滿是激動的神情,這更是令得薑承業等人心頭一顫,怎麼連父親也是這樣一副欣喜的表情?

薑正鴻冇有理會這些後輩,激動的步入了後院,陸雲跟在他的後麵,結果剛一邁開腳步,就聽見薑承業怒喝一聲道:“你乾什麼……嗯?你不是我們薑家的人?”

他們剛纔的注意力都放在後院,所以並冇有注意到跟在薑正鴻後麵走來的陸雲,此刻才發覺,這是一張陌生的麵孔。

陸雲還冇說話,就聽薑正鴻回頭大喝一聲說道:“放肆!不得對陸前輩無禮!!”

陸前輩?

薑家所有人都是一臉懵逼。

這麼年輕的一個人,老爺子居然稱呼他為前輩?

冇等他們的疑惑得到解答,薑正鴻已經恭恭敬敬的對陸雲說道:“陸前輩裡邊請,父親現在一定非常迫切的想要見到您。”

陸雲點了點頭,跟著薑正鴻進入了後院,留下一眾薑家後輩呆若木雞。

薑家老二薑承義說道:“大哥,爺爺和父親都這麼激動,你說會不會是爺爺的修為,有了突破?”

這話一出,薑家所有人都是身形一顫。

按照目前的情形來看,隻有這種可能,才讓老爺子和老祖宗都這麼激動,總不可能他們兩個都在同一時間瘋掉吧?

薑蓉也說道:“我覺得二哥說的很有道理,剛纔我在正廳的時候就聽見咱爸說,這次一定會讓那些人後悔,顯然是對這次比武非常有信心。”

“嘶——”

一聽這話,所有人都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如果真是如此,那還真是天佑薑家,居然讓老祖宗在比武的前兩天,再做突破。

此刻的後院中。

薑天遠已經滿臉亢奮的衝出了閣房。

確實如薑正鴻所說,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陸雲,迫不及待的想要感謝陸雲,因為冇有陸雲的幫助,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這個緊要關頭,突破至化境巔峰。

“前輩,請再受我一拜!”

看見陸雲的瞬間,薑天遠就立刻跑到了他的麵前,深深的鞠了一躬,以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。

陸雲搖了搖頭說道:“不必如此,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,如果不是你這麼多年的刻苦積累,也不可能因為我這一幅畫,就讓你達到化境巔峰。”

這也是出乎了陸雲預料的一件事,他來之前還真冇想到,薑天遠已經卡在這個壁壘前這麼多年了。

薑天遠恭敬說道:“前輩千萬彆這麼說,如果不是您的指點,這層壁障,我不知道還要卡住多久。”

陸雲笑了笑說道:“現在還需要我出手幫你們去跟侯勇比武嗎?”

“無需勞煩前輩了,這一次我要親手,把侯勇打個狗血淋頭,當年是怎麼把侯家趕出金陵的,這次我就再趕他們一次,而且這次,我不會再給侯家機會了。”

薑天遠突破至化境巔峰後,精神飽滿了不少,看著比薑正鴻還要年輕一些。

同時他的信心也增強了不少。

這種修武者家族的恩怨,肯定是有武盟的人在關注著的,要不然打急眼了,直接來個滅人滿門,那可就是重大慘案了。

比武雙方都已經立下了賭約,敗者退出金陵,並且敗方的九成資產,都要交到勝方手中。

很多年前,薑天遠就跟侯家的老祖宗侯雲山交手過一場,當時是薑天遠贏了,但他最終還是放了一手,隻拿了侯家一半的資產。

誰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,侯家居然又重新殺回了金陵,並且屢次挑釁薑家。

薑家雖然是修武者家族,但下麵的很多小輩,都隻是普通人而已,要是侯家哪天來一手陰招,做掉薑家幾個重要的晚輩,恐怕就連武盟都查不出來。

所以這場硬仗,薑天遠不得不接。

薑天遠隻後悔當初冇有把侯家打擊的狠一些。

看了一眼旁邊同樣激動的薑正鴻,薑天遠很快又再次把目光落回到了陸雲的身上,說道:“前輩,在我突破的這段時間,這傢夥冇有怠慢您吧?”

陸雲也看了薑正鴻一眼,眉頭卻是微微一皺,頓時把薑正鴻嚇的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“冇有,這死老頭還挺懂事,又是端茶倒水又是下跪磕頭的,可勤勞了。”嚇唬完薑正鴻,陸雲的眉頭很快就舒展了開來,笑著說道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薑天遠也是鬆了一口氣:“要是讓我知道這傢夥怠慢了您,我一定將他的狗腦袋錘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