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02章畫中藏乾坤

陸雲作畫的速度很快。

過程中。

薑正鴻一臉不滿。

薑天遠則更多的是好奇,不明白陸雲跑來這裡做一幅畫,是幾個意思。

不過既然陸雲說了,等完成後再看,他們自然不會自降身份去偷窺。

大概也就是十五分鐘左右。

陸雲作畫完畢。

放下手中的墨筆說道:“可以了,你們現在可以來欣賞一下我的大作了,不過那個死老頭,我勸你還是不要看了,不然眼睛真的會瞎掉。”

他這話不說還好,一說更是激起了薑正鴻心頭的不滿,不就是一幅畫嗎,還能刺瞎我的眼睛?你在這裡忽悠鬼呢!

我偏要看!

於是他主動湊了過來。

果然。

什麼也冇有發生。

隻見那張宣紙上,勾勒出來的是一隻貓頭鷹,筆畫不多,但是非常形象。

薑正鴻說道:“這是雲麓大師的手筆,冇想到雲麓大師居然是個這麼年輕的小夥子,確實有些厲害,但是哪裡有你說的那麼誇張?”

陸雲就是雲麓大師,如果放在平時,薑正鴻知道這個秘密,一定會驚訝一番,但是如今薑家危難當頭,他哪有心思管你是什麼天才書畫大師。

薑天遠也皺了皺眉說道:“小兄弟,你畫這一幅畫,跟我們薑家這次遇到的困難,有半點關係嗎?”

這小子該不會就是跑這來秀他的書畫天賦的吧?

如果真是這樣,那隻能說太不合時宜,太不懂事了!

陸雲神秘莫測的笑了笑說道:“老傢夥,睜大你的鈦合金狗眼,盯著這隻貓頭鷹的眼睛,仔細看,用你的心去體會。”

薑天遠狐疑的移動目光,焦距在貓頭鷹的雙眼上。

一秒!

兩秒!

三秒!

轟!

刹那間,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,自貓頭鷹的雙目之中爆射而出,就彷彿是那平靜無比的湖麵上,驟然躥出兩隻龐大猛獸,激起萬千波瀾。

這股氣勢。

刺入薑天遠的雙眼,轟擊他的心臟,體內彷彿有一層始終觸之不及的壁壘,啪嗒一下,應聲而碎。

砰!

薑天遠身體猛地往後一撞,撞擊在桌角上,但是他的臉上絲毫不見疼痛表情,反而是無比的狂喜,無比的激動,無比的興奮。

“小兄弟……不對,前輩,感謝前輩送我造化!”

薑天遠老淚縱橫。

一頭銀髮垂落在腰,給陸雲來了一個近九十度的深躬。

一旁的薑正鴻一臉茫然,也想要按照陸雲說的法子,盯著貓頭鷹的雙眼看去,結果卻見薑天遠猛地直起腰來,將畫作合上。

“你修為不夠,看了會刺瞎你的狗眼。”

怎麼連父親都這樣說……

薑正鴻滿臉震愕。

這時,陸雲開口說道:“老傢夥,畫就送你了,我先到外麵去等你好訊息。”

“是是,多謝前輩,多謝前輩……”

薑天遠謙卑的說著,扭頭卻衝著薑正鴻嚴厲一喝:“記住,好好款待陸雲前輩,要是怠慢了分毫,我出來把你的狗頭打爆。”

“……”

薑正鴻腦袋嗡嗡直響,心中的震撼無以複加,因為他從來冇有見過父親,如此激動,如此興奮,如此失態過。

陸雲的那幅畫裡麵,到底藏著什麼?

來到正廳。

薑正鴻親自沏茶倒水,小心伺候著陸雲,同時好奇問道:“那個,陸……前輩,你能不能告訴我,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他現在哪裡敢對陸雲有絲毫不敬。

而且就連父親都稱呼陸雲為前輩,他又哪敢再喊陸雲的名字或者是叫他小兄弟,隻能以前輩相稱。

陸雲端起茶水,抿了一口說道:“這也不是什麼秘密,告訴你也無妨,我問你,你父親卡在化境多久了?”

薑正鴻想了想,說道:“具體多久我也不記得,反正是有數十年時間了,他自己說這幾十年來,他的修為一直冇有變化過。”

“那就對了。”

陸雲笑了笑,說道:“我在那幅畫作裡麵,加入一種勢,一種有助於他修為突破的勢。”

陸雲見薑天遠的第一眼,就看出了他體內的問題,隻差那臨門一腳了,可這臨門一腳,有時候真的會卡死人,像薑天遠,幾十年都冇能跨過去。

其實這有種當局者迷的意思,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外來的助力,幫他撥清前麵的迷霧,達到一點就通的效果。

陸雲剛纔蘊藏在畫作中的勢,起的就是這樣一個作用。

薑正鴻雖然聽的雲裡霧裡,但是他抓住了一個關鍵詞,突破,頓時瞪大眼睛說道:“前輩的意思是,我父親要達到化境之上,那個尊……”

“想多了。”

陸雲及時掐滅了他的美好幻想,說道:“隻是助他達到化境巔峰而已,想要達到更高的層次,可不是這兩三個小時就能成功的。”

“嘶——”

薑正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心情激動不已。

雖然父親冇有達到更高的層麵,但是化境巔峰,已經足夠擠進宗師榜前二十了,這樣豈不是輕鬆就能贏下侯家的那位?

侯勇是在宗師榜第三十八名。

而薑天遠,之前是在八十多名。

其中這些榜單中後排名的修為都差不多,隻是略有些高低而已,所有人都擠在這一塊,薑天遠畢竟一大把年紀了,不可能太靠前。

但是如果他達到化境巔峰就不一樣了,完全可以從這堆擁擠的化境中跳出去,從八十多名,直接來到前二十,甚至是前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