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01章不明事理的死老頭

“我叫陸雲,受你女兒所托,前來幫助薑家渡過這次難關。”

見薑正鴻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陸雲主動做了自我介紹,可是在聽到他這句話後,薑正鴻的表情卻是明顯的愣了一下。

真是來幫我們的?

這般年紀輕輕,怎麼幫?

他可不記得宗師榜上有這麼一號人物。

陸雲的能力問題,薑正鴻暫且不談,更加疑惑的是,他是受了自己哪個女兒所托,過來幫忙的?

薑正鴻的兒子女兒有好些個,所以愣了一下後,他問出了這個問題。

陸雲回答說道:“江南省那位。”

“江南省……”

唰!

薑正鴻的臉色立馬就陰沉了下來。

他還有哪個女兒是在江南省的?

隻有薑嵐。

薑正鴻說變臉就變臉,語氣冰冷說道:“薑嵐那個不孝女,當初違背家族命令也就不提了,如今知道我薑家有難,還派你這個小輩來羞辱我,真以為我拿她冇辦法了嗎?”

本來這麼多年過去了,他們父女倆的恩怨都已經被時間沖淡的差不多了,薑正鴻還時常自責,自己當初是不是太過強硬,太過狠心。

直到今天他才發現,完全冇必要自責。

因為。

薑嵐根本就不配為薑家人。

薑家遇難,你不回來幫忙也就算了,居然還派一個小輩過來看笑話,美其名曰是來幫忙,實則就是一種莫大的羞辱。

薑正鴻怎麼可能不怒。

“齊蒼瀾,枉我當你是多年的朋友,冇想到連你也做的這麼絕,你要是害怕這次會連累到你們齊家,儘管去跟侯家親近就行了,冇必要跑到這裡來落井下石!”

陸雲是齊蒼瀾介紹過來的,可不就是跟他們一夥的。

薑正鴻自然也遷怒到了齊蒼瀾的頭上。

齊蒼瀾真是一臉鬱悶。

陸雲也是搖了搖頭說道:“不分青紅皂白就亂髮脾氣,你這麼一個死要麵子又不明事理的人,怪不得薑伯母會負氣離家。”

“無禮小輩,你說什麼?”

薑正鴻目光一沉,逼視著陸雲,威嚴十足。

陸雲心中卻是不屑,不但冇有退縮,反而大步朝前,身上的氣勢層層拔高:“我隻是隨便說你兩句就甩臉子,真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啊?要不是看在薑伯母的麵子上,你們薑家這點狗屁倒灶的事,老子纔不樂意出手呢!”

“你……”

薑正鴻神情微凜,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,就連他自己都冇有意識到這一點。

就在這時,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然從後院傳來:“帶他過來見我。”

是薑天遠。

薑正鴻的父親。

也就是坐鎮薑家的那位化境宗師。

薑天遠口中的那個‘他’,指的自然是陸雲。

薑正鴻不敢違揹他父親的意思,穩了穩心神說道:“跟我去見我的父親一趟。”

“請字不會說嗎?”

陸雲絲毫不給他好臉色看。

薑正鴻嘴角抽了抽說道:“請跟我去見我的父親一趟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齊蒼瀾則是冷哼一聲說道:“既然你這麼不信任我,還有什麼臉說是我多年的朋友,真是狗咬呂洞賓,阿明,我們走!”

兩人鬱悶的離開了薑家。

陸雲則是跟著薑正鴻來到了薑家後院。

這裡環境非常清雅,是薑天遠平時練功養神的地方,如果冇有他的命令,根本不敢有任何人過來打擾他,即便是薑正鴻,都不敢隨意進出。

後院的一間閣房內,薑天遠正盤腿坐在床榻上,後天就是跟侯家比武的日子,他必須養足精神。

察覺到有腳步聲走來。

薑天遠緊閉的雙目睜開,竟是有兩道犀利的光芒閃過。

很難想象這是一位近百歲的老人所擁有的眼神。

果真是寶刀未老。

薑天遠犀利的目光在陸雲身上打量了一番,發現居然完全看不透他,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了一抹詫異之色,然後看向薑正鴻說道:“正鴻,還不趕緊向這位小兄弟道歉!”

薑正鴻哪裡敢有意見,隻能和和氣氣的對陸雲說道:“陸雲小兄弟,我這人性子急,剛纔在言語上對你有所冒犯,請不要見怪。”

陸雲瞥了他一眼說道:“你也是將近七十歲的人了,要學會成熟一點。”

“……”

薑正鴻活了這麼大歲數,還是第一次被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說不夠成熟,心裡麵感覺怪怪的。

薑天遠的臉上也是浮現一絲有趣之色,說道:“小兄弟,剛纔我聽你說,是受了我薑嵐孫女所托,來助我們薑家渡過這次難關?”

陸雲點頭笑道:“老傢夥,一大把年紀了,耳力倒是不錯。”

一旁的薑正鴻聽到這句話,汗都下來了,心想這個陸雲可真大膽,在這裡還從來冇有人敢稱呼薑天遠為老傢夥。

薑天遠卻也不生氣,而是饒有趣味的看著陸雲說道:“我比較好奇的是,你準備如何幫助我們薑家渡過這次難關?”

陸雲神秘的笑了笑,對一旁的薑正鴻吩咐說道:“去給我拿一副筆墨紙硯過來。”

“不必,我這裡有。”

薑天遠從他的書櫃裡麵拿出了一副筆墨紙硯,遞給陸雲說道:“怎麼,你準備做一幅畫來勸退侯家嗎?”

“等會你就知道了,老傢夥你先轉過身去,對了,還有那個不明事理的死老頭,你也轉過去,我怕等一會刺瞎了你的眼睛。”

不明事理的死老頭?

薑正鴻氣的鼻子都差點歪了,但是一想到有個更老的在鎮著他,也隻能忍氣吞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