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0章假畫

他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。

“臭小子,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,這是一幅假畫。”

“假畫?你開什麼玩笑?”

朱榮比他父親還要生氣,當場急眼道:“如果這是假畫,你覺得我們會看不出來?還是你以為你的鑒賞水平,比我們在場所有人都高?”

他這句話,成功的把所有人的仇恨,都集中到了陸雲身上。

我們都冇看出來這是假畫,就你看出來了,意思不就是說你的水平比我們還高嗎?

眾人看向陸雲的目光,瞬間充滿了敵意。

真不知道這隻螞蚱是從哪裡蹦出來的,這麼喜歡尋找存在感。

韓老也是沉著臉說道:“如果你們姐弟倆是故意來找茬的,那麼請立刻出去,我這裡不歡迎你們。”

他向來不會輕易生氣,但是今天晚上,動了真怒。

先是柳煙兒胡亂批評雲麓大師的真跡,現在又跳出來一個陸雲,指著朱宏遠的藏品說是假畫。

這不是找茬是什麼?

哪怕韓老的脾氣再好,也無法繼續容忍他們兩個,當場下了逐客令。

陸雲卻是冷笑說道:“假畫就是假畫,再怎麼急眼它也是假的,你們看不出來,隻能說明你們垃圾。”

“什麼,敢罵我們垃圾,你小子算是哪根蔥啊?”

“混賬東西,毛都冇長幾根,口氣倒是挺狂。”

“現在的年輕人,真是欠教育。”

“夠了!”

突然,韓老大喝一聲,指著陸雲二人道:“你們兩個,立刻給我滾出去!”

“一群烏泱之魚,留在這裡我還嫌臭呢,煙兒姐,我們走。”

陸雲牽起柳煙兒的手就準備離開,可這時,身後卻突然響起了朱宏遠的聲音:“站住!”

“叫你爹有事?”

陸雲轉過身去,冷冷的看著朱宏遠。

朱宏遠鼻子都差點氣歪了,咬牙切齒道:“你小子敢汙衊我的藏品是假畫,要是不給個說法,我就撕爛你的嘴。”

“想要說法是吧,簡單。”

陸雲冷笑一聲,突然大步走向那幅顧愷之的畫作,端起一杯熱茶就潑了上去。

“你乾什麼??”

朱榮大吼一聲,衝上來準備跟陸雲拚命,可是下一秒鐘,他就愣住了。

隻見陸雲捏著浸濕的宣紙邊緣一搓,宣紙瞬間分離了開來。

夾層。

看到這一幕的眾人,頓時心頭一跳,大概已經心裡有數了。

陸雲諷刺說道:“兩層宣紙,下麵這層是仿造的贗品,上麵這層用來做舊,這麼明顯的夾層你們都看不出來,還說不是垃圾?”

所有人都是臉色一僵。

心裡很氣,但是無法反駁啊,誰讓他們真的看走眼了呢!

柳煙兒也是露出驚訝表情。

她本以為陸雲是故意噁心這些人,才說這是贗品的,冇想到還真是一幅假畫。

看這些人吃癟的樣子,真爽。

這時,朱宏遠突然撲上去搶過那幅畫,悲痛欲絕道:“我的三百萬啊!”

他為了買這幅畫,足足花了三百萬,就等著今天晚上在眾人麵前炫耀一番,可誰知,居然買了一幅假畫。

朱宏遠心都在滴血。

然而,更加讓他吐血的還在後麵。

由於沾了茶水的緣故,宣紙的邊緣居然緩緩浮現出了一行小字:誰買誰傻!

“噗!”

朱宏遠氣急攻心,直接一頭栽倒在了地上,渾身抽搐,麵如紅棗。

朱榮焦急大喊道:“爸!你怎麼了爸?胡醫生,快看看我爸怎麼了!”

一個戴著圓片眼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。

他叫胡偉平,也是一名書畫愛好者,本職工作是醫生,現就任於江城市中醫院,是鍼灸科的主任醫師。

察看完朱宏遠的病情後,胡偉平的臉色變得凝重了幾分。

“你父親是由於情緒太過激動,導致肝陽化風,上擾清竅,從而引發了中風,情況十分危急。”

“那……那應該怎麼辦?這附近也冇有醫院啊!”朱榮瞬間慌了神。

胡偉平想了想後說道:“我老師曾經教過我一套針法,興許能夠派得上用場,但是把握不大。”

“胡醫生,請您務必試一試,我爸的性命就交給你了。”朱榮懇求說道。

“我儘量吧!”

胡偉平點了點頭,隨後從他的便攜式針包裡麵,取出了幾根十公分長的毫針。

取穴:內關、極泉、尺澤、委中……

看著胡偉平施針,陸雲表情微訝,但很快又搖了搖頭。

“九轉回陽針不是這麼用的。”

陸雲一眼就認出,胡偉平施展的是九轉回陽針法,但是他取的穴位中,明顯出現了幾處錯誤。

陸雲好意提醒,可誰知,朱榮突然扭過頭來衝他嘶吼道: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“要不是因為你,我爸也不會暈倒,你少在這裡貓哭耗子假慈悲。”

“要是我爸出了什麼意外,我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