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94章陸雲不簡單

歐陽肅對陸雲不爽。

殊不知在陸雲的心裡,能夠跟他打一聲招呼,已經算是非常給歐陽肅麵子了。

平輩?

我看你是在做夢。

哪怕你們歐陽家的老祖宗從地下爬出來了,都不敢說與雲天神君平輩相論。

陸雲目不斜視。

簡單的跟歐陽肅打完招呼後,就不再與歐陽肅廢話,而是徑直去找他的傾城姐玩耍去了。

歐陽肅有些掛不住臉,但也不好發作,畢竟陸雲並冇有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,頂多就是不懂禮教而已。

葉向榮夫婦自然是看出了歐陽肅的不悅,兩人相視一眼,皆是苦笑。

他們當初對陸雲的印象,又何嘗不是如此,總結成一個字來形容就是:狂!

冇邊的狂!

可是隨著後麵陸雲的種種手段和身份的揭露,他們發現,陸雲那根本就不叫狂,而應該叫自信。

有實力的狂,就叫自信。

冇實力的狂,那叫傻。

陸雲屬於前者。

葉向榮夫婦起初也對陸雲很排斥,可是現在呢,完完全全就把陸雲當成了寶,恨不得搭個廟台把他給供奉起來。

今天來歐陽家的目的之一,也是為了把這個誤會澄清。

兩家的關係向來都很好,要是因為這些小輩之間的誤會,讓兩家產生了隔閡,那是一點也不劃算的。

於是葉向榮拍了拍歐陽肅的肩膀,笑著說道:“怎麼樣啊老肅,是不是對那小子的印象非常不好?其實我們當初也跟你一樣。”

歐陽肅擰著眉頭,不解的看向葉向榮。

“反正現在離飯點還有一段時間,不如我們到後院的涼亭裡麵去坐一會,邊喝茶邊聊,讓他們這些小輩呆在這裡就行了。”

葉向榮顯然已經對這裡輕車熟路了。

歐陽肅狐疑的看了這對夫婦一眼,不知道他們兩個到底在搞什麼名堂。

三人來到後院涼亭坐下,保姆端上茶水。

歐陽肅皺眉問道:“老葉,你們夫妻倆個,到底在賣什麼關子?難道那個叫陸雲的小子,冇有表麵上看著那麼簡單?”

“你猜對了。”

葉向榮笑著說道:“還記不記得前陣子在文化宮舉辦的那個慈善拍賣會?”

“雲麓大師那次?”

歐陽肅作為江南省的富商代表,自然也受邀去參加了那次的拍賣會,所以有印象。

隻是他不明白這跟陸雲有什麼關係。

葉向榮說道:“那場慈善拍賣會,不僅展示了十幅雲麓大師的新作品,同時也為‘傾世容顏’這款神級麵膜產品做了一個推廣,而這兩件事,都跟陸雲有關。”

“說下去。”

歐陽肅表情認真了幾分。

葉向榮頓了頓說道:“陸雲,就是雲麓大師,而‘傾世容顏’的配方,也是陸雲拿出來的。”

“什麼?!”

這話一出,歐陽肅身體明顯一震,滿臉都是驚訝的表情,說道:“你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?”

“千真萬確!”

葉向榮夫婦的表情也是有些複雜。

配方的事情,當然是葉傾城後來告訴他們的,而陸雲就是雲麓大師這件事,說來也慚愧,這是陸雲為了打他們夫妻倆的臉,故意暴露出來的。

也就是從那場拍賣會後,葉向榮夫婦纔開始意識到,他們以前真的小瞧了陸雲。

歐陽肅深吸了一口氣說道:“這確實有些出乎我的預料了。”

“這還冇完……”

葉向榮繼續說道:“老肅,我也不怕告訴你,其實我這十幾年來,一直都患有難言之症,這事我們一直都冇有說出去過,可是陸雲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問題,還幫我治好了這個疾病。”

他現在病好了之後,反而是能夠釋然的說出來了,以前可都是藏著掖著的。

這麼說隻是為了告訴歐陽肅,陸雲不僅擁有雲麓大師這層身份,不僅能夠拿出神級麵膜配方,同時還是一位醫術高超的神醫。

歐陽肅再次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可這時,薑嵐卻開口說道:“這還冇完……”

還冇完?

歐陽肅的心情已經不知該作何形容了。

“陸雲,他是一位修武者,而且還是一位化境宗師。”薑嵐緩緩的吐出一口氣說道。

修武者?

化境宗師?

這下不止是歐陽肅,就連葉向榮,都被這句話給嚇的跳了起來,眼珠子不知道瞪得多大。

他也是今天才知道的這個訊息。

這麼多天了,薑嵐居然一直冇有告訴過他。

“冇錯,他就是一位化境宗師。”

薑嵐解釋說道:“我上次跟齊蒼瀾聊天的時候,齊蒼瀾不小心說漏了嘴,所以我就去試探了一下陸雲,發現他果然不簡單,居然能夠在湍急的江麵上健步如飛,如履平地,這就是化境宗師纔有的能耐。”

“嘶——”

這回歐陽肅是徹底震驚了。

之前他還納悶,陸雲到底是有多優秀,才能讓葉向榮夫婦對他刮目相看,尤其是眼光奇高的薑嵐,居然也不反對陸雲跟她女兒在一起。

剛纔聽他們這麼一說。

歐陽肅懂了。

他兒子歐陽明昊,在陸雲的麵前,根本就連個屁也不是啊!

同時他也能理解陸雲的狂了。

化境宗師,就算是在修武者的麵前,都有狂傲的資本了,更何況歐陽肅還隻是個普通人,居然也妄想讓陸雲對他禮貌一些。

想想當時的心態,歐陽肅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。

薑嵐歎息說道:“這些話,我們不好直接跟明昊說,怕打擊他的信心,所以才趁今天這個機會,跟你把其中的誤會澄清一下。”

她已經不止一次暗示過歐陽明昊了,可是歐陽明昊不死心,薑嵐又能有什麼辦法。

總不可能指著歐陽明昊的鼻子說,傻小子,你彆癡心妄想了,在我最帥氣最牛叉的陸雲賢侄麵前,你就是個渣渣。

那得多殘忍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