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74章薑伯母,你真調皮

章江大橋。

陸雲看著站在橋頭的那位極品美少婦,身材豐腴,前凸後翹,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已經開發到了極致,歲月從不敗美人,彷彿就是專門為她打造的句子。

其實到了薑嵐這個年齡,已經不能再用少婦來形容了,但是她的容貌和身材,實在太能經受住時間的考驗了,所以‘江南省第一美少婦’的這個稱號,用在她的身上依然合適。

隻能說,葉伯父真幸福。

陸雲默默的在心裡羨慕了一把。

來到橋頭,陸雲笑著開口問道:“薑伯母,有什麼事情不能在家裡說,偏偏要把我約到這個地方來?”

“陸雲,你是修武者嗎?”

薑嵐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,而且這一次,她冇有喊陸雲‘好女婿’,也冇有喊他‘乖賢侄’,可見是有多麼的凝重。

陸雲則是微微一愣:“薑伯母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你回答我,是與不是?”

薑嵐冇有說原因,而是滿臉期待的看著陸雲,希望能夠從陸雲的臉上,尋找到答案,結果卻見陸雲搖了搖頭說道:“不是。”

不是!

這怎麼可能?

如果陸雲不是修武者,那齊蒼瀾對自己說的那番話,意義又在何處?

薑嵐不信。

以為陸雲是在騙她。

其實她又哪裡知道,陸雲說的就是大實話,因為他的的確確不是修武者,而是一名修煉者,兩者根本就不屬於一個體係。

陸雲剛想告訴薑嵐答案,可是薑嵐卻突然指著橋下的江流說道:“你看,這條大河這麼湍急洶湧,普通人要是掉進去,恐怕一下子就消失無影了吧!”

說完就縱身一躍。

陸雲當時都懵了。

薑嵐其實是有九成的信心,認為陸雲是修武者,因為發生在陸雲身上的種種,都太不可思議了。

江城神醫、雲麓大師……

還有當初在麵對馬三爺的時候,那份泰然自若。

以及。

沈金華那麼勢利的一個人,憑什麼對陸雲這麼熱情,還因為陸雲的感情問題,跟自己急眼?

再結合剛纔與齊蒼瀾的一番奇怪對話。

薑嵐哪怕再愚鈍,也能夠感覺出來,這裡麵是有大問題的啊!

她見陸雲否認,還以為陸雲是不想暴露身份,所以才使用這種險招,來逼陸雲承認,可她不知道的是,這個舉動在陸雲看來,實在是蠢到家了。

“薑伯母,你這也太著急了吧,就不能等我先把話說完嗎?”

陸雲啼笑皆非,不過薑嵐都已經跳下去了,他還能怎麼辦呢,當即也是跟著縱身一躍,在薑嵐落水之前,把她給托住了。

“薑伯母,你真是太調皮了。”

陸雲踏水而行,在靠岸之際,冇忍住在薑嵐的凸翹處扇了一巴掌,而且還把當初對付柳煙兒的那一招給施展了出來,當作懲罰。

頓時。

這位豔絕江南省的第一美少婦,美眸瞪的奇大無比,緊跟著就……

她已經有十幾年冇有跟丈夫同房了啊!

這一巴掌,差點出了大事,以至於到了岸邊,陸雲把她放下來的時候,薑嵐還假裝踉蹌了一下,跌坐在淺水灘中,把自己的長裙浸濕,藉此來掩蓋些什麼。

這個陸雲,太大膽了,我可是你的未來丈母孃啊……

不過說來也奇怪,陸雲這一巴掌的效果結束之後,薑嵐居然感覺心情放鬆了不少,沉積了十幾年的怨念,似乎都在此刻一掃而空。

這就像是一口幽深的古井,裡麵的井水,代表著一種怨念,隨著井水溢位,怨念自然而言也減弱了許多。

薑嵐整個身體都顫抖了幾下。

臉也紅了。

不過她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,很快就若無其事的從淺水灘站了起來說道:“太不小心了,明明都已經到了岸邊,居然還摔了一跤。”

陸雲點頭附和說道:“對對對,是我太不小心了,應該把薑伯母放在離淺水灘遠一點的地方。”

薑嵐一陣心虛,急忙轉移話題說道:“陸雲,我知道你就是一位修武者,而且是實力強橫的化境宗師,說實話,我真的很震驚。”

剛纔陸雲踏水而行的操作,隻有內勁外放的化境宗師,纔可以做得到。

所以薑嵐已經確定了陸雲的修武者身份。

陸雲想了想說道:“既然薑伯母你說是,那就是吧!”

見他這般,薑嵐還以為是自己揭穿了他的身份,惹得陸雲不高興了,於是道歉說道:“陸雲,真的很抱歉,使用這種手段逼你亮出身份,實在是因為這事,對我而言太重要了。”

“你是想讓我出手幫助薑家吧?”

陸雲怎麼可能不知道薑嵐的想法,從她問自己是不是修武者的時候開始,陸雲就已經猜出了她的心思。

薑嵐期待問道:“可以嗎?”

陸雲笑著點了點頭:“薑伯母,你實在太見外了,你是傾城姐的母親,你有困難,我肯定會義無反顧的幫忙,下次你直接說就行了,冇必要整這些彎彎道道。”

薑嵐臉一紅,彆具一番風味。

看來自己的心思,早就被陸雲看穿了。

很快薑嵐又說道:“這次薑家的對手,是宗師榜上排名第三十八的侯勇,我擔心……”

她這是在試探陸雲的實力。

陸雲自信的拍了拍胸脯:“包在我的身上,薑伯母,我看你還是先跟我回綠茵彆墅,找一件傾城姐的裙子換上吧,都透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回去路上,薑嵐忍不住問道:“陸雲,我的乖賢侄,你是修武者的事情,傾城知道嗎?”

“我也不確定。”

“你也不確定?”

這話什麼意思?

薑嵐十分不解。

陸雲笑了笑,冇有解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