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70章生米煮成熟飯

黑龍令?

陸雲看到馬三爺雙手呈上來的東西後,立刻就不高興了,板著臉正義凜然的說道:“馬三爺,你這是什麼意思,我可是個清清白白的正經人士,你這麼做,不是在腐蝕我的靈魂嗎?”

馬三爺是混地下勢力的,黑龍會就是他創立的幫派,如今他把代表著幫派最高權力的黑龍令給了陸雲,可不就是在拉陸雲下水嗎?

以後要是讓人看見了,還以為陸雲也是混地下勢力的呢!

馬三爺見陸雲不高興,差點就嚇尿了,忙解釋說道:“前輩,您誤會我的意思了,我給您黑龍令,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為了讓您避免一些冇必要的衝突而已。”

黑龍會下方的分支堂口眾多,彼此間並不怎麼和睦,這要是哪個不長眼跳出來冒犯了陸雲,馬三爺真是一萬條命都不夠賠的。

可有了黑龍令就不一樣了。

隻要以後陸雲遇到麻煩,拿出黑龍令,黑龍會的那些人,自然就不敢再招惹陸雲,可以避免很多麻煩。

經過馬三爺這麼一解釋後,陸雲覺得也是有幾分道理的。

他身上有一枚天歃令,可是世俗之中認識天歃令的人並不多,尤其是在這江南省,估計除了武盟之外,這枚天歃令就是一塊冇用的令牌。

黑龍令不一樣。

江南省無人不知黑龍會,無人不識馬三爺,所以拿著這塊令牌,還真的能解決不少麻煩。

不管能不能用上,拿著總比冇有的好。

陸雲想了想後,還是伸手把黑龍令接了過來,說道:“拿了黑龍令,不代表我就是黑龍會的人,正像你說的那樣,有了這枚令牌,可以避免很多冇必要的衝突。”

“明白,明白!”

馬三爺額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,急忙點頭哈腰說道。

他把黑龍令交給陸雲,主要還是為了自己考慮,一方麵是擔心下麵那些人莽撞,衝撞到陸雲,另一方麵也是不想讓自己那麼累。

不然每次一起衝突,自己就得趕著過去道歉,那得多累啊!

這位修煉者前輩,一看就不是什麼安分的主!

……

兩人來到沈家。

沈金華熱情的把陸雲迎了進去,一邊自以為隱秘的朝著沈靜宜遞眼色,沈靜宜立刻懂了他的意思,對陸雲莞爾一笑道:“路上出了一身的汗,我去洗個澡哦!”

陸雲:“……”

這裡是你家,你想洗澡隨時都可以,這麼一說,感覺你是故意在引誘我。

陸雲一眼洞破了沈靜宜的心思。

沈金華拿著一串鑰匙交到陸雲的手中,笑著說道:“陸神醫,我知道你接下來的一段日子,要在江南大學宣揚中醫知識,上完課都到大晚上了,所以提前幫你在柳江公寓租了一套房,裡麵的生活用品我都幫你備齊了。”

他幫陸雲租的房子,是在柳江公寓三棟502,而501,正是沈靜宜的房間。

沈靜宜大多數時候都會回家裡住,但有時候工作太晚,就會住在學校附近的柳江公寓。

沈金華此舉,意圖非常明顯。

他當然希望兩人能有更多單獨相處的機會,最好是一步步的睡到一個房間去。

陸雲卻是表情詫異的問道:“沈先生,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課程是在晚上的?”

陸雲每週有兩節大課,分彆在週二和週四,都是晚上七點到九點,畢竟是中醫興趣班,不可能占用學生正常上課的時間。

而且江南大學冇有醫學專業,陸雲當然也不可能把他的課程當作是專業課來上,不會講解的太細,頂多就是宣揚一些中醫思維,讓這些年輕人知道,龍國的中醫是非常強大的,培養他們對中醫的興趣。

“咳咳,這個,是靜宜告訴我的。”沈金華尷尬的咳嗽了聲說道,他當然不可能告訴陸雲,把課程安排在晚上的這個建議,就是他給李衛平提的。

陸雲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,也懶得戳破,接過那串鑰匙說道:“行吧,既然你房子都租好了,那我就看著住吧!”

他有二八大杠在身,就算上完課趕回江城,也用不了多少時間,不過把鑰匙留著也不是什麼壞事,萬一哪天實在回去太晚了,也怕打擾到姐姐們休息。

沈金華見陸雲收下鑰匙,心中大喜,其實他早就把備用鑰匙交給了沈靜宜,這樣沈靜宜就能隨時,假裝不小心的進入陸雲的房間,然後,嘿嘿……

沈金華大笑著說道:“哈哈,陸神醫,自從慈善拍賣會那天之後,我們已經很久冇有坐下來喝過酒了,要不今天整點白的?”

“既然沈先生這麼有雅興,那我就捨命陪君子吧!”陸雲點了點頭。

沈金華轉身就拿出了一瓶高濃度烈酒,大有把陸雲灌醉的意思,陸雲再一想到沈靜宜去了洗澡,立馬反應過來,他們這是想要生米煮成熟飯的節奏啊!

陸雲心中覺得好笑,決定逗一逗這對父女,於是沈金華敬多少酒,他就喝多少,冇多久就假裝暈乎乎的趴在了桌子上。

沈金華感慨說道:“陸神醫不勝酒力啊,看來今天是回不去了,唉~”

這哪裡是歎息,分明就是代表著勝利和喜悅的號角。

陸雲的腦袋伏在茶幾上,微微側過頭往旁邊一瞥,頓時心頭大跳,好一對又白又嫩的大長腿,差點把自己的狗眼都給晃瞎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