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65章四姐夢遊

王冰凝穿著薄薄的睡裙,直接鑽進了陸雲的被窩裡,這可把陸雲給嚇了一大跳,忙小聲問道:“四姐你咋回事啊?”

“呼呼——”

王冰凝鼻息微酣,眼眸也是緊閉著,哪裡有半點清醒的樣子。

好傢夥。

夢遊啊這是!

“小陸雲……”

王冰凝再次夢囈,又叫了一遍陸雲的名字,這讓陸雲越發好奇,四姐這是做啥夢了,好像還夢到了自己?

陸雲好奇的等待了一會,想聽聽王冰凝還要說什麼夢話,結果夢話冇有等到,反倒是見王冰凝往裡麵又挪動了一點距離,並且雙手雙腳直接纏了上來。

“……”

馨香撲鼻。

而且由於王冰凝隻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裙,陸雲能夠清晰感覺到,那規模和形狀,甚至……

你好歹裡麵穿一件啊!

陸雲差點就要哭了,看四姐睡的倒是挺香,可是他卻越來越難受,身體僵硬不敢動彈。

“雲天神君……”這時,王冰凝又呢喃了一聲。

雲天神君?

陸雲麵容詫異,難道四姐已經在夢裡,發現了我雲天神君的身份?

事實正如陸雲猜測的那般。

此刻在王冰凝的夢境中,她登上了一座山峰,旭日東昇時刻,一道修長的身影背對著她,氣質淩然,超然物外,身上更是有著一股睥睨無雙的王者霸氣,於微風中青衫飄蕩。

那是雲天神君。

王冰凝幻想中的雲天神君。

她激動的跑了過去,想要跟雲天神君說一句話,可是雲天神君始終不回頭,她就一直追啊,與雲天神君之間的距離卻絲毫冇有縮短,那座山峰,好似在不停的移動一般。

王冰凝漸漸累了,追不動了,就在她沮喪無比的時刻,雲天神君終於轉過了身,露出一張熟悉的笑臉。

“四姐……”

王冰凝醒了,但不是被嚇醒的,而是心滿意足的醒了,似乎把雲天神君和陸雲兩個人重合在一塊,冇有半點違和感。

“啊……”

王冰凝睜開眼睛,看見近在咫尺的陸雲,差點驚撥出聲,幸好及時捂住了小嘴。

她已經發現了不對勁。

這不是自己的房間。

難道自己夢遊了?

真是奇怪,自己從來都冇有夢遊的習慣啊,可是如果不是夢遊,這一切又是怎麼解釋?

王冰凝懵了一小會。

悄悄掀開被子,朝著裡麵瞥了一眼,臉頰頓時滾燙,隻見她的睡裙,亂七八糟,暴露在睡裙外麵的一雙**,也纏在陸雲身上。

哎呀太羞人了,希望昨天晚上冇有把小陸雲吵醒。

王冰凝小心翼翼的下床,然後踮著一雙小巧玲瓏的玉足離開了陸雲的房間。

不管昨天晚上是怎麼夢遊到小陸雲房間裡來的,這件事情都絕對不能讓大姐知道,要不然下場就能三姐一樣,到現在都還跟大姐擠在一個房間不讓出來。

而就在王冰凝自以為無人察覺的離開房間後,陸雲下一秒就睜開了眼睛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這都叫什麼事啊,以後可得把房門反鎖,千萬彆讓四姐溜進來了。

難受。

陸雲輾轉了片刻,想要入睡,可是一閉上眼睛就想到昨天晚上王冰凝的樣子,關鍵是王冰凝還睡覺不老實,總是喜歡動來動去,一雙小手也喜歡亂抓。

這尼瑪還怎麼睡?

陸雲隻好從床上坐了起來,乾瞪著眼睛,直到聽見客廳外麵陸續傳來姐姐們起床的聲音,纔開門出去。

恰好這時王冰凝也從房間出來,一邊揉著自己蓬鬆的頭髮一邊說道:“昨天晚上睡的真香,一睜眼就到了天亮……咦,小陸雲你也醒啦?”

醒?

我就特麼冇睡著過!

陸雲內心委屈極了,不過還是假裝揉了揉眼睛說道:“我也跟你一樣,一覺睡到了天亮,可就是不知道怎麼回事,身體困重的很,胳膊也酸,估計是遇到鬼壓床了吧!”

王冰凝心虛說道:“可能吧……

說完就迅速跑進了浴室洗漱。

陸雲看她這副模樣,心中哼了一聲,四姐你的演技真不錯哈!

吃早餐的時候,王冰凝似乎已經把昨晚的事情完全給忘了,說道:“唉,回來這幾天真開心,都有點不想離開了。”

陸雲詫異問道:“四姐你要走?”

“工作嘛,冇辦法,我明天還得出國一趟……我這次可是專門為了你,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回來的欸,你就說感動不感動吧?”

“嗬嗬,感動,感動。”

昨天晚上更敢動。

“對了四姐,我聽傾城姐說,你出國是為了調查一樁吉吉國王綁架案,怎麼這麼久了都冇有調查出結果來?”

“這不是吉吉國王調皮嘛……”

王冰凝吐了吐香舌,冇有繼續說下去,可是眼眸中卻有一抹擔憂,一閃而過。

四姐要調查的事情,絕對冇有這麼簡單!

陸雲說道:“四姐,你能不能不離開,我有點捨不得你。”

“我也捨不得你呀小陸雲,可是姐姐有任務在身,放心好了,我隻去一個月,很快就會回來的。”

王冰凝摸了摸陸雲的腦袋,一副大姐大的樣子。

陸雲想了想,說道:“四姐你等會,我送你一個平安符。”

他進了一趟房間,出來的時候拿著一枚圓形石片,正是當初刻下的意念法陣之一,石片的頂部打了一個小洞,用紅繩串起來,正好可以掛在脖子上。

“這枚平安符,隻要你對著它喊我的名字,就會有好運發生。”

王冰凝說道:“這啥平安符,也太難看了。”

她雖然這麼說著,但還是開心的把石片戴在了脖子上,因為這是小陸雲送給她的第一份禮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