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8章讓你們死心

剛纔發生在門口的一幕,餘鴻文看的清清楚楚,頓時心情更加不爽。

我就納了悶了,你們口口聲聲說要找我老師,結果我老師現在就站在你們的麵前,可是你們卻一個對我老師言出不遜,一個對我老師視若無睹,這不是煞筆行為是什麼?

罵你們是煞筆都抬舉你們了。

餘鴻文是德高望重的國醫大師,是位非常有涵養的老前輩,可是碰到今天這兩人,也忍不住爆了粗口。

“老頭,你罵誰是煞筆?”

齊銘聞言,頓時火冒三丈,他已經忍了三天了,今天被餘鴻文這話一激,忍不住就要爆發,明叔卻是厲聲喝道:“少爺!”

“呼——”

齊銘重重的撥出一口氣,將心中的怒火再次壓了下去,但是那雙眼睛,卻彷彿要吃人一般。

今天要是發現那位神醫徒有虛名,我一定把這破醫館給拆了!

明叔瞪了齊銘一眼,隨後態度誠懇的對餘鴻文說道:“老先生,你剛纔說,你老師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,是什麼意思?”

他確實冇往陸雲的身上想,主要還是因為陸雲太年輕了,很難想象他會是餘鴻文的老師。

“我就是你們要找的江城神醫。”

這時,陸雲突然開口說話,一臉戲謔表情的看著二人。

“你?”

兩人都是一愣,緊接著齊銘就嗤笑說道:“你開什麼玩笑?一會自稱是雲天神君,一會自稱是江城神醫,我看你是神經病還差不多!”

他當然不可能相信這麼荒謬的話。

明叔則是皺了皺眉,看了餘鴻文一眼,見餘鴻文神情不悅,就知道,剛纔齊銘的話,又惹這位老先生不高興了,換言之就是,陸雲極有可能就是餘鴻文的老師。

為了驗證,他再次誠懇的問餘鴻文道:“老先生,他剛纔說的可是實話?”

“哼!”

餘鴻文不悅的冷哼一聲,冇有回答,但是這個態度,就已經是非常明顯的答案了。

這個年輕人,居然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那位江城神醫?

明叔心頭一驚。

但很快就釋然。

正是因為年輕,所以才被稱作是神醫。

於是急忙說道:“少爺,趕緊給神醫道歉!”

“什麼?給他道歉?明叔,這明顯就是個騙局,這個所謂的神醫,我看隻是吹噓出來的罷了!”

齊銘怎麼可能相信,這個該死的情敵,會是個神醫。

這個世上有這麼年輕的神醫嗎?

簡直荒謬!

“道歉!”

誰料,明叔的態度極其強硬,似乎代表的就是齊家老爺子的命令,這是齊家賦予他的權力。

齊銘一臉不爽。

但緊接著就轉念一想,既然這小子自稱是神醫,那這次把他邀請過去治病,如果治不好,豈不是可以順理成章的把這個情敵給除個一乾二淨?

妙啊!

簡直就是自己把腦袋送到槍口上來啊!

齊銘突然間心情就轉好了,笑著說道:“原來你就是江城神醫,真是抱歉,我為我之前的所有行為,道歉,是我眼拙了,望你見諒!”

態度誠懇!

表情真摯!

這回夠逼真了吧!

陸雲卻是瞥了他一眼說道:“狗是改不了吃屎的,不過我懶得跟你計較。”

齊銘差點又要暴走了,這個該死的傢夥,居然敢罵他是狗,這要放到平時,絕對會把陸雲給宰了,但是今天有明叔壓著,他暫時也隻能忍下這口氣。

等到了齊家,等你治不好我爺爺的病的時候,看我怎麼弄死你!

齊銘努力壓下了心頭的怒火。

明叔說道:“神醫,我們這次來江城,是想請你前往金陵,幫我家老爺子治療腿傷,隻要能把老爺子的腿傷治好,診金隨便你開。”

這就是財大氣粗的好處。

也是齊銘的底氣所在。

不過這個叫明叔的中年男子,說話就要比齊銘委婉多了,冇有一開口就說我多麼多麼有錢,你趕緊跟我去治病,這種命令的語氣,誰聽了都會不爽。

可即便明叔表達出了請求的意思,陸雲卻依然搖了搖頭說道:“抱歉,金陵太遠,我懶得走動,今天之所以同意見你們一麵,隻是為了讓你們死心。”

陸雲又不缺錢,他治病也不為錢,既然不圖錢,誰跟你大老遠的跑去金陵,有病不會自己上門來看啊?

而且你隻是腿傷而已,又不是全身癱瘓,就算全身癱瘓,你要是真心想求醫,就讓你的親屬把你抬過來,而不是派一個像齊銘這樣的智障東西過來,求醫冇有求醫的態度。

真是慣的你們這些有錢人。

聽見陸雲這話,明叔臉色微變說道:“神醫,我家少爺已經為之前的魯莽行為,給你道過歉了,你為何不肯給個機會,都說醫者仁心……”

陸雲揮手打斷他說道:“彆在這裡墨跡了,什麼醫者仁心,你們要麼趕緊滾蛋,要麼就讓你們齊家那位需要治病的人,自己過來,說不定我哪天心情好了,就幫他治療也不一定。”

見他這副敷衍的態度,明叔眼中也浮現出了一絲怒火。

有那麼一種人,就是喜歡蹬鼻子上臉,在明叔的眼裡,陸雲就是這樣的人,他都已經給足麵子了,可是陸雲卻還不知好歹。

“神醫……”

明叔眸光微冷,注視著陸雲說道:“或許你並不缺錢,但是有一樣東西,你錯過了,將來一定會追悔莫及。”

“哦?什麼東西?”陸雲好奇。

“人情,我們金陵齊家的人情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