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2章影響治療的因素

歐陽明昊惱火極了。

好不容易找到的反擊點,居然這麼輕鬆就被瓦解了,不僅如此,他自己反而是給葉傾城留下了一個多管閒事的印象。

真特麼鬱悶。

薑嵐見他臉色難看,為了不讓關係鬨的太僵,隻好笑著打圓場說道:“雖然是個誤會,但明昊也是出於一片好心,傾城你就彆怪他了。”

葉傾城懶得搭理。

我纔不會怪他呢,因為這個人在我麵前,就是空氣,一個存在都不存在的人物,有什麼好怪的。

這個地方,歐陽明昊實在是待不下去了,起身就準備離開,薑嵐想留他,因為歐陽明昊是坐他們的車過來的,自己冇有開車,但歐陽明昊說,他的朋友會來江城接他。

說完就一臉鬱悶的離開了綠茵彆墅。

葉向榮看著歐陽明昊的背影,微微搖了搖頭,竟是有些失望。

薑嵐剛纔已經在非常努力的幫歐陽明昊圓場了,如果歐陽明昊懂事,最好的處理方式,應該是坐下來忍耐一會,然後跟他們一起離開。

這個時候走,隻會給人一種感覺,他這次跟來的目的,就是為了挑撥葉傾城和陸雲之間的關係,一看挑撥失敗,立刻就惱羞成怒的走了。

目的性太強,而且氣量小,隻會讓人越發反感。

自己這位老友的兒子,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呐!

葉向榮心中微歎,不過很快就冇再糾結這事,因為他得到了一個好訊息,陸雲準備幫他鍼灸治療。

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薑嵐比他還激動,那雙水汪汪的美眸,甚至可以用望穿秋水來形容。

葉傾城則是疑惑問道:“爸,你生什麼病了?怎麼這麼久了都不見你說過?”

葉向榮夫婦頓時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,這種病怎麼好意思在女兒麵前開口嘛!

陸雲說道:“葉伯父隻是腰痛而已,不是多大的問題。”

“對對,是腰痛。”葉向榮急忙附和說道。

“真的隻是腰痛?”葉傾城表示十分懷疑。

她之前還奇怪,怎麼爸媽突然之間就對小陸雲轉變了態度,還時不時的大獻殷勤,現在聽他們的對話,算是明白了一些,一定是他們有求於小陸雲。

如果隻是單純的腰痛,直接到醫院治療不就行了?

葉傾城是知道陸雲的醫術的,一般需要他出手的,根本不可能是簡單的疾病。

所以這事十分蹊蹺。

薑嵐心虛說道:“哎呀,傾城你就不要管那麼多了,反正陸雲答應了我們,一定會把你爸的病治好,這不就行了,你管他是什麼病呢!”

葉傾城頓了頓,說道:“好吧,我不管我不管,真不知道你們在搞什麼名堂。”

既然他們都不肯說,葉傾城還能怎麼辦,也就懶得多管閒事了。

這樣一想,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委屈,感覺小陸雲跟他們纔是一家子,自己反倒成了外人了。

哼,生氣!

陸雲說道:“伯父伯母,到我二姐的杏林堂去治療吧,那裡有專門的鍼灸房。”

於是,三人來到杏林堂。

簡單跟餘鴻文打過招呼。

葉向榮跟著陸雲來到了鍼灸房,薑嵐也要跟著,說是要親眼看著丈夫重振雄風。

陸雲懶得再調侃她,讓葉向榮脫去上衣,俯臥在床,隨後取針在其腰陽關等穴位刺入了進去。

看到這一幕,薑嵐忍不住眉頭輕輕一皺。

她以前帶著丈夫悄悄拜訪了很多名醫,其中不乏中醫界的鍼灸大師,也曾試過在葉向榮的腰上穴位鍼灸,但是基本冇有取得什麼療效,看當時那些人的鍼灸穴位,應該是跟陸雲相差不大的。

難道以前冇效果,現在就有了?

薑嵐心中雖有懷疑,但是害怕打擾到陸雲,所以並冇有說出來,而是選擇了默默等待。

大約十五分鐘後。

葉向榮突然激動的說道:“有感覺了有感覺了,我的腰上火辣辣的,熱量正在慢慢的往前麵傳遞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一聽這話,薑嵐同樣是激動無比的坐到了床邊,握住葉向榮的手說道:“老公,你不會是在騙我吧,真的有療效嗎?”

“我怎麼可能拿這種事情騙你,你一握住我的手,頓時感覺療效更強了。”葉向榮說道。

薑嵐的眼眶立刻就濕了。

多少年了啊,終於,丈夫的病終於有希望能夠治好了。

開心到嘴都合不攏了。

又是過了十來分鐘,陸雲收針,說道:“隻要再鍼灸五次左右,葉伯父的病就能痊癒了,在這期間你們千萬彆胡來,尤其是薑伯母,一定要剋製住自己,不然得功虧一簣。”

美婦人紅著臉點頭答應。

葉向榮則是迫不及待說道:“好女婿,那我明天再來找你鍼灸。”

還需要五次,一天鍼灸一次,五天就能痊癒,想想都覺得心裡美滋滋。

陸雲搖頭說道:“明天不用,隻能三天鍼灸一次,太頻繁了其實效果不大……還有,伯父伯母,你們以後還是叫我陸雲吧,女婿這個詞,我聽著還是不大習慣。”

就因為這個稱呼,剛纔在綠茵彆墅的時候,陸雲跟四姐解釋了好長時間,然後又給她講述了一下傾城姐的認親經過,嘴皮子都差點說乾了。

薑嵐心中正高興,陸雲說什麼都答應,但很快又疑惑的問道:“乖賢侄,你之前不是說,治好向榮的病,至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嗎?”

三天一次,總共還需要五次,那也就是半個月時間而已,和陸雲之前的說法,有很大的出入。

陸雲直言不諱說道:“這個治療的時長,是根據我的心情來變化的,如果的心情不好呢,三個月都是少的,三五年都有可能,如果我的心情好,也就是十天半個月。”

“……”

有個性!

薑嵐立刻溫柔的上前幫陸雲捏起了肩膀,說道:“我的好賢侄,剛纔鍼灸累了吧,讓伯母來幫你捏捏肩膀。”

嗯……懂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