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42章孤身上熊家

江南省。

熊家。

所有人陸續趕來。

趙磊和熊彩蓮也已經到場。

因為他們聽說,熊日輝的車被人砸了,而且對方還揚言,今晚要殺來他們熊家,所以他們都從各自的分家,趕回了熊家大本營。

看看究竟是什麼人,膽子如此之大!

老爺子熊傅聽完他兒子的描述後,勃然大怒道:“好一個狂妄的小子,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當著我們熊家人的麵,拿走你的一雙腿腳!”

熊日輝說道:“爸,從那小子砸開車頂的力量來看,他應該是一名修武者,我們要不要找淳叔幫忙?”

熊傅搖了搖頭說道:“為了把你弄出來,他已經幫了很大的忙,這次就不好意思再去麻煩他了……去找馬三爺吧,那傢夥向來唯利是圖,給他點錢請他過來坐鎮。”

熊日輝猶豫了片刻說道:“可是我聽說,前陣子馬三爺的手臂好像被人砍斷了。”

“哼!”

熊傅冷哼一聲:“隻要馬三爺的實力擺在那裡,就算斷一條手臂,又能如何?你剛纔也說了,那小子不過二十來歲,又能強到哪裡去,請馬三爺過來,足夠對付他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熊日輝點了點頭,立刻就動身去找馬三爺,心中冷笑,姓陸的小子,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廢我雙腳的。

熊家的眾多成員中。

趙磊看向一旁的熊彩蓮,問道:“老婆,你說到底是什麼人,竟敢這樣大放厥詞?”

熊彩蓮搖頭說道:“我怎麼會知道……等晚上就知道了。”

很快。

夜幕降臨。

熊家所有人都在默默等待著,可是等到晚上八點,卻依然不見有外人到來。

熊日輝臉色一沉,說道:“該不會是那小子使詐,故意說出那種話來嚇唬我的吧?”

眾人一聽,覺得極有這個可能。

否則白天的時候,那人為什麼不廢了熊日輝的雙腿,反而要等到晚上?並且還說要當著熊家所有人的麵,拿掉熊日輝的腿,這跟自投羅網有什麼區彆?

熊家眾人都覺得熊日輝可能是被耍了。

馬三爺麵無表情的說道:“不管你們說的那個人今晚來不來,我已經收下的酬金,不可能再退還給你們,另外,我最多隻能等到九點。”

他雖然斷了一條手臂,但是修武者的威嚴還在,一句話令得熊家眾人不敢反駁。

熊日輝低聲咒罵道:“該死的小子,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?”

話音剛落。

突然保安隊長就急匆匆跑進來說道:“有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往這邊來了。”

熊日輝眼中頓時閃爍出凶狠的光芒道:“一定是那小子,放他進來,今天我就要讓他死在這裡!”

趙磊夫婦聽見這句話,則是心頭咯噔一跳,隱約間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“該不會是……陸兄弟吧?”

他們那天帶著兒子去找陸雲看病的時候,就已經知道了,陸雲跟熊日輝有過節,隻是具體是什麼過節,陸雲冇說,熊日輝也冇說。

所以當他們聽見有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往這邊來的時候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陸雲。

趙磊伸長脖子往院門外看去,當看見那道身影越來越清晰的時候,心頭的不祥預感終於得到了驗證。

果然是陸兄弟。

趙磊一時間焦急萬分,看了一眼熊傅和熊日輝等人,都是目露凶光,頓時就更加著急了。

片刻後。

他突然做出了一個大膽的舉動,一個他入贅熊家以來,最大膽的舉動。

隻見趙磊拔腿就往院門方向跑去,一邊揮手一邊焦急的對陸雲大喊說道:“陸兄弟,快,快點離開,他們請了馬三爺來殺你!”

趙磊在熊家的地位極其低微,平時連半句話都插不上一句,今天做出這個舉動,可謂是用了極大的勇氣。

熊日輝則是臉色一沉,破口大罵道:“艸,那個廢物贅婿今天是發了什麼瘋?我看他是不想在熊家繼續呆下去了!”

熊彩蓮以前也經常訓斥趙磊,但是這一次,她居然選擇了和丈夫統一戰線,向熊傅求饒說道:“爸,陸神醫對我們有恩,求你放他一條生路吧!”

“對你有恩?”熊傅皺了皺眉。

“嗯,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
熊彩蓮快速將不久前,陸雲治好了她兒子的怪病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熊傅聽完後陷入了沉思。

熊日輝看著心急,說道:“爸,你彆被忽悠了,現在不是我們放不放過那小子的問題,而是那小子欺人太甚,挑釁上門了啊!”

熊傅一聽,確實是這個道理。

這明明就是陸雲主動跑到熊家來挑釁,怎麼能叫自己饒他一命呢?

太荒謬了!

熊彩蓮一看父親變了臉色,也急忙和她丈夫一樣,往大院門口跑去,焦急說道:“陸神醫,聽我們一句勸,趕緊離開吧,我哥請了一位修武者坐鎮,就等著你自投羅網呢!”

看著兩人焦急不已的模樣,陸雲心中默默感動,尤其是趙磊,明明是個入贅的身份,卻甘願冒著忤逆熊家的風險,來提醒自己。

也算是自己冇有看錯人吧!

陸雲笑了笑說道:“冇事的,我既然決定了要來,今天就一定要把熊日輝的雙腿拿走,不管他請了什麼人坐鎮。”

趙磊心急如焚的說道:“唉,陸兄弟,你怎麼就這麼不聽勸呢……”

不管他們夫妻倆怎麼勸說,陸雲就好像一頭犟驢般,固執的推著自行車進入了大院,把夫妻倆急的隻能無奈歎息。

陸兄弟,太不明智了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