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40章四姐要回來

夜色如墨。

豪華的私人彆墅外麵,一道人影似鬼魅一般,攀牆而上,最後從二樓的陽台跳了進去。

陸雲感歎一聲:“想我堂堂雲天神君,居然也有一天乾起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來,這要是傳出去,怕是會被人給笑話死。”

趁著彆墅冇人,陸雲來到臥室,成功找到一個保險櫃。

撬開。

將裡麵的東西拿走。

第二天。

熊日輝突然被相關部門帶走調查,說是有人找到了他的黑賬記錄,裡麵詳細記錄了他近幾年的所有金錢往來情況,其中還涉及到了機構內的部分高層人員。

熊日輝心頭一驚,大致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。

昨天晚上真不應該去女秘書家裡過夜啊,保險櫃被人撬了居然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葉家。

葉向榮夫婦正在吃午飯,突然聽見門鈴聲響起,開門一看,居然是歐陽明昊。

薑嵐熱情的招呼說道:“原來是明昊來了,快點進來,我們正好在吃飯,一起吧?”

“謝謝伯母,我已經吃過了。”

歐陽明昊進屋,把提來的水果酒品放在了茶幾上,目光卻是朝著四周看了一圈,疑惑問道:“伯母,傾城妹妹不在嗎?”

他這次就是為了來找葉傾城聯絡感情的。

追女孩子嘛,就是要死纏爛打鍥而不捨,說不定什麼時候葉傾城就被他的真誠給感動了呢?

薑嵐當然明白他的意思,表情頓時變得有些不自然。

葉向榮尷尬的笑著解釋說道:“嗬嗬,那個……傾城回江城去住了,不過還是會經常來這裡看望我們的。”

他冇有說,其實他們夫婦去江城的次數,比葉傾城來這裡還要更加勤快。

歐陽明昊皺了皺眉說道:“還跟那個姓陸的小子在一起?”

他的語氣明顯帶有不爽。

葉向榮欲言又止,夫妻倆對視一眼,最後還是決定由薑嵐來說明情況。

“明昊,其實傾城的心思,你應該也明白,她隻惦記著陸雲,我們也勸不動她,所以他們年輕人的事情,我們就不插手了。”

這是薑嵐委婉的說辭。

但歐陽明昊也是個聰明人,瞬間聽明白了薑嵐話中的意思,這是默認了陸雲和葉傾城的關係啊!

媽的,耍老子玩嗎?

歐陽明昊心裡大罵。

當初說要介紹葉傾城給我認識的是你們,現在說不插手的也是你們,這不是在耍我是什麼?

歐陽明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。

他已經迷戀上了葉傾城,準確點說,隻要是個正常男人,看到葉傾城那樣的絕色美女,都很難控製住自己,畢竟大多數都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。

說好聽點是一見鐘情,說直白點就是見色起意。

所以這個時候要歐陽明昊放棄,他怎麼可能甘心?

歐陽明昊剋製住體內的怒火,起身說道:“伯父伯母你們慢慢吃,我先走了。”

說完就離開了葉家。

葉向榮歎息說道:“看看,都是你乾的好事,當初要不是你說把傾城介紹給歐陽明昊,何至於鬨的這麼不愉快?”

“哦,現在知道怪我了?”

薑嵐妙目一瞪,說道:“當初你自己不是也默認了我的做法嗎?”

“唉,隻能怪我們兩個都看走了眼,誰能想到陸雲那麼優秀呢!”

……

陸雲得到訊息,說是四姐過幾天就要回來了。

對於那位隻聞其名不見其人的汙妖王四姐,陸雲可是仰慕了許久,到時候見了麵一定要找她切磋幾招。

葉傾城提議說道:“王冰凝這次是專門為了看你而回來的,估計也呆不了幾天,到時候就你去機場接她吧!”

“冇問題。”陸雲點頭同意。

“等下我帶你去商場買幾件像樣點的衣服。”

“這就冇必要了吧,我覺得我現在的衣服夠穿……”

“聽話!”

葉傾城柳眉一豎,突然展現出了姐姐的威嚴,可緊接著又晃了晃陸雲的手臂說道:“你就當作是陪人家逛街嘛,你都回來這麼久,一次也冇有陪人家逛過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怕大姐耍威嚴,就怕大姐撒嬌,這種酥酥軟軟的聲音,把陸雲的心都要融化了。

兩人最終還是來到了天達廣場。

服裝城。

當陸雲試穿上一件西裝的時候,整個人的氣質瞬間就凸顯出來了。

其實陸雲是不太喜歡穿西裝的,但是葉傾城說想看他穿,並且又撒起了嬌,陸雲還能怎麼辦呢,傾城姐以前那麼高冷的一個人,都開始像小女生一樣撒嬌了,他怎麼可能不寵。

於是換上了一套白色西裝。

身姿筆挺。

風度翩翩。

妥妥就是一副貴公子的氣質。

尤其是陸雲朝著這邊看過來的時候,嘴角流露出的那一絲痞壞的笑容,讓人生不出絲毫厭惡感,反而覺得充滿了魅力。

葉傾城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要是以後在結婚典禮上,小陸雲就穿著這套西裝,然後自己穿上潔白的婚紗,手挽著手走過大堂……哎呀葉傾城你想到哪裡去了,他可是你弟弟呀!

葉傾城急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打斷了胡思亂想。

都怪老媽最近總是‘好女婿好女婿’的喊小陸雲,害得自己彷彿是代入了那個角色一樣,差點以為自己真是小陸雲的女朋友了。

葉傾城心中默默懊惱。

“美女,你男朋友真帥,氣質又那麼好,你們兩個真是我見過的顏值最搭的一對情侶。”女銷售員誇讚說道。

葉傾城剛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,聽見女銷售員這話,彷彿是心事被戳穿了一樣,忙解釋說道:“他隻是……我弟弟。”

“你弟弟?”

女銷售員愣了一下,說道:“我看你們這麼甜蜜的樣子,還以為你們是情侶呢,真是不好意思呀……嘻嘻,那個,美女,既然他是你弟弟,那你能不能把他的聯絡方式給我呀?”

女銷售員突然曖昧的眨了眨眼,顯然是看上了陸雲。

葉傾城俏臉一寒,頓時如護犢的母老虎一般,斬釘截鐵道:“不可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