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章顫抖,給我儘情的顫抖!(二)

“傻子,一而再,再而三的打岔,不搭理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啊?”

啪!

這一個巴掌下去,全場寂靜,所有人的眼眶,都彷彿要撕裂了一般。

那可是徐家大少啊!

瘋子!

這個葉傾城包養的小白臉,簡直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!

顧安琪忙跑過去把徐凱扶了起來,扭頭對陸雲吼道:“你完了!葉傾城也完了!你們傾城集團的所有人,都徹徹底底的完了!”

她慶幸自己及時脫離了傾城集團,否則肯定會被陸雲這個瘋子給害死。

顧安琪的吼聲,讓傾城集團的所有員工都心頭一顫。

是啊!

這一巴掌,把傾城集團直接打冇了,他們這些集團員工,估計也逃脫不了徐家的怒火。

想到這裡,他們看向陸雲的眼神,瞬間充滿了無窮恨意。

這個該死的小白臉,吃軟飯也就算了,為什麼要害傾城集團,為什麼要害我們啊?

“我要你死!!我要你們全部死在這裡!!!”

徐凱身上爆發出了滔天恨意。

他的牙齒被打掉了,他的眼鏡被打碎了,他的尊嚴被踐踏了,這次不弄死陸雲,他如何解恨?

傾城集團的所有人都在顫抖,恐懼已經完全把他們的理智給吞噬了。

可是陸雲這個罪魁禍首呢,居然還一臉不知所謂的說道:“給你時間打電話叫人,有多少叫多少,我等著你弄死我。”

咚!

傾城集團眾人感覺一陣窒息。

立刻就有人驚恐說道:“徐少,我現在就脫離傾城集團,這件事,真的跟我冇有絲毫關係啊!”

“晚了!等我弄死這個東西後,下一個就輪到你!”

絕路!

徹徹底底的絕路!

他們隻能,把所有的怒火,傾瀉到陸雲身上,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,他已經是千瘡百孔了。

此刻,後台的工作人員也急忙把葉傾城喚醒,焦急說道:“葉總,出大事了啊!”

葉傾城聽完工作人員的簡述後,俏臉,瞬間失去了血色。

跌跌撞撞跑回會議廳。

“徐少,對不起!真的對不起!我也冇有想到,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……”

“哼,現在知道叫徐少了?現在知道說對不起了?你以前不是很高傲嗎?你不是喜歡給我甩臉子嗎?你再高傲一個給我看看啊,賤人!”

啪!

徐凱又被扇飛了出去,牙齒再次脫落幾顆。

“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!”陸雲冷冷說道。

然而。

下一秒。

啪!

又是一記耳光響起。

不過這次捱打的人,是陸雲。

陸雲愣了一下,他本來可以輕鬆躲開,但是他冇有,因為打他的人,是傾城姐。

“陸雲你瘋了!”

葉傾城痛心疾首。

如果不是迫於無奈,她又怎麼捨得打陸雲,實在是因為這次,鬨的太大了啊!

葉傾城扇這個耳光,也是為了陸雲好,她不想讓陸雲繼續把事情鬨大。

轟!

就在這時,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人粗暴踹開,緊接著就氣勢洶洶的衝進來十幾個黑衣保鏢,以及一箇中年男人。

“徐國斌,你兒子被人打了,還不快點替你兒子報仇!”

徐凱大叫著朝中年男人爬了過去,說話都已經開始漏風。

徐國斌一看自己兒子被人打的這麼慘,怒火瞬間噴湧而出:“這是誰乾的?立刻滾到老子麵前謝罪!!”

“是我打的,有什麼責任我一個人承擔。”

陸雲正要說話時,卻突然有一道倩影搶在他的前麵,邁了出去。

是葉傾城。

她準備替陸雲,扛下所有的過錯。

“你打的?”

徐國斌瞳孔一縮,自然不相信,一個女人能把徐凱打成這副模樣。

傾城集團的眾人見到這一幕,心也徹底涼了,都這個時候了,葉總裁居然還在袒護這個小白臉。

這時,顧安琪突然站出來說道:“不是她,是她後麵那個小白臉打的。”

嗤!

瞬間,徐國斌充斥著無儘怒火的眼神,越過葉傾城,落到了她身後的陸雲身上。

顧安琪譏笑說道:“你剛纔不是挺橫的嗎?怎麼現在慫成了這個樣,隻會躲在女人背後嗎?”

“顧安琪你閉嘴!”葉傾城冷喝一聲。

“嗬嗬,葉傾城,我已經不是傾城集團的職工了,你冇資格命令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葉傾城還想說什麼,可這時,突然一隻溫熱的大手按住了她的香肩。

“姐,一人做事一人當,我可以應付的。”陸雲一步邁出。

葉傾城剛想說你怎麼應付,可是看到陸雲背影的瞬間,到了嘴邊的話卻嚥了下去。

陸雲的背影不是特彆寬厚,但不知為何,此刻卻給了葉傾城一股莫名的安全感。

尤其是他那鎮定自若的嗓音,似乎真的有把握應付。

可是,徐家明明那麼強大……

此時,陸雲已經走到了徐國斌麵前,淡淡說道:“你徐家的那傻子是我打的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有什麼問題嗎?

這話一出,何止是徐國斌,巨大會議廳裡的所有人,都呆滯住了。

你把彆人兒子打的這麼慘,居然還理直氣壯的問,有什麼問題嗎?

更荒謬的是,陸雲居然還當著徐國斌的麵,罵他兒子是傻子?

他到底是怎麼敢的啊!

濃鬱的火藥味,瞬間籠罩住了偌大的會議廳。

顧安琪、蔣濤、郭輝等人冷眼旁觀,靜靜的看著陸雲作死。

幸好一早就跟徐少站在了統一戰線,要是留在傾城集團,非得死在這個小白臉手裡。

“你夠種!給我弄死他!!”

終於,隨著徐國斌一聲咬牙切齒的怒吼,矛盾徹底爆發,他身後的十幾個黑衣保鏢,瞬間蜂擁而上。

“啊!!”

現場尖叫連連,那些媒體記者,紛紛躲到牆角,生怕被戰火波及。

然而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,陸雲卻是一臉雲淡風輕,口中輕喝一聲:

“退!”

頓時,所有保鏢身形巨顫,大腦瞬間出現片刻空白,等回過神來時,已經被陸雲輕鬆放倒在地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這群飯桶!倒是還手啊!!”

徐國斌憤怒嘶吼著,在他看來,這些個保鏢,就像是在配合陸雲演戲一般,根本不知還手。

突然。

徐國斌眼中浮現一絲駭然,因為這會時間,陸雲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。

“徐國斌,也許在你看來,我陸雲徒手可捏,可是你又怎知,在我陸雲眼裡,你徐家,與螻蟻無異。”

陸雲來到徐國斌麵前,輕聲說了一句。

砰!

徐國斌猛地倒退一步,後腰撞在桌子角上,疼的他齜牙咧嘴。

恥辱啊!

他堂堂徐家掌權人,居然被一個青年後生的一句話,嚇退了。

“我……我承認你很能打,但是你再能打,也終究隻是一個人,難道還能跟我整個徐家作對不成?”

徐國斌穩住心神,惱羞成怒的大吼了一聲。

周圍驚呆的眾人,也是猛然回過神來。

他們剛纔見陸雲這般身手了得,全部都被嚇傻了眼。

一個人單挑十幾個保鏢,居然還能毫髮無損,這確定不是在拍電影?

不過震驚歸震驚,徐國斌的話,他們是非常認同的。

你陸雲再能打,也隻是一個人罷了,你能打得過十幾個保鏢,能打得過一百個嗎?

還說什麼徐家是螻蟻,簡直狂妄至極!

啪嗒!

就在這時,突然一陣皮鞋的脆響聲傳來,緊接著就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推門而入。

見到西裝男子的瞬間,所有人都是身體一顫。

“孫天磊,你來乾什麼……”

徐國斌也是瞳孔縮了縮。

突然間,他似乎想到了什麼,怒道:“好啊,我就說這小子哪來的底氣狂妄,原來是你孫家在背後給他撐腰!”

孫家和徐家一樣,都是江城頂級豪門,兩家的實力相差無幾。

而這孫天磊,便是孫家的當任家主。

“原來如此,表麵上這是陸雲與徐家的矛盾,實際上卻是兩大江城豪門的較量,高!”

周圍的媒體記者,也跟徐國斌一樣的想法,都以為孫天磊是陸雲的後台。

可這時,孫天磊卻是疑惑的掃了他們一眼: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

什麼撐腰?

孫天磊不懂,他今天是帶著任務來的。

冇有理會眾人,孫天磊大步走到葉傾城麵前,朗聲道:“孫家孫天磊,奉南江王之命,為傾城集團送上十億訂單合同一份。”

轟!

刹那間,所有人的瞳孔爆發劇烈地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