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7章馬三爺

事實也正如嗨少等人所預想中的那般,馬澤看見沈靜宜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,猛然大喝一聲。

“沈靜宜,這小子是誰?”

馬澤快步衝了過來,目光陰沉。

他早就把沈靜宜當成了自己的女人,攻略下來也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,現在看著自己的女人挽著彆的男人的胳膊,馬澤怎麼可能無動於衷。

他這一聲冷喝,頓時令得沈靜宜臉色微變,說道:“我跟陸神醫什麼關係,與你無關……”

這是沈靜宜本能的回答,但緊接著又鬆開了陸雲的手臂,補充一句:“陸神醫救了我爸的性命,他是我們沈家的恩人。”

她不是怕馬澤吃醋,而是怕連累到陸雲。

沈靜宜是見過陸雲擊殺黃眉大仙的,知道陸雲不是一般人,但她不確定,陸雲和馬三爺孰強孰弱。

所以為了謹慎起見,還是不要給陸神醫招惹麻煩。

“恩人?哼,我看是情人吧!”

然而。

沈靜宜明顯是低估了男人的嫉妒心,隻聽馬澤冷哼一聲,審視的目光猛地朝著陸雲射去,可是下一秒,卻是怔了一下。

他意外看見了被陸雲身體擋住的葉傾城。

隻是一個側臉,就讓馬澤心頭狂跳。

真是神仙側顏啊!

馬澤挪動了幾步,當看清楚葉傾城的全貌時,心中的驚訝就更甚了,這女人,居然比沈靜宜還要美上幾分。

媽的,這姓陸的小子豔福真不淺!

馬澤看陸雲的眼神就更加不爽了。

陸雲自然是察覺到了馬澤的嫉妒,突然一把將沈靜宜拽入懷中,摸著她的柔軟腰肢說道:“靜宜,跟一個煞筆有什麼好解釋的,我們走。”

女孩的腰肢是敏感部位,沈靜宜的俏臉唰的一下紅透。

馬澤則是瞬間雙眼冒火。

煞筆?

他堂堂馬家大少,居然被人罵作煞筆?

這口氣怎麼忍?

“艸尼瑪的,給老子站住!”

馬澤大吼一聲,衝上去就準備給陸雲一拳,可陸雲卻是不見絲毫慌亂,左擁右抱的同時,一腳蹬出,立刻就見馬澤雙腳離地,似條土狗一般趴在了地上。

“啊——老子要宰了你!!”

馬澤趴在地上大叫。

一個打扮花枝招展的女郎急急忙忙跑上前來,將馬澤扶起,然後衝著陸雲怒斥說道:“王八蛋,你敢打馬少爺?你知不知道馬少爺什麼身份?馬家的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給捏死!”

緊接著又上來幾個冷酷保鏢。

他們本來就是跟馬澤一起的,隻不過為了不打擾馬澤和女郎賞花約會,所以隔得比較遠,誰知居然發生這種事情。

“小子,還不趕緊跪下給馬少爺磕頭道歉……啊!!”

這名保鏢話還冇說完,就突然感覺眼前一道黑影閃過,緊接著下巴遭受一記重拳,摔倒在地。

陸雲來到女郎麵前,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她的臉上:“你剛纔罵誰是王八蛋?”

“你……”

啪!

女郎頓時不敢再說話,憤怒的眼神死死盯著陸雲。

“姓陸的,江南省馬三爺這個名字,你應該聽說過吧?”

歐陽明昊等人也走了過來,臉上滿是幸災樂禍的表情,指了指馬澤說道:“這位馬澤少爺,就是馬三爺的公子。”

他們戲謔的看著陸雲,期待看到他臉上的驚恐。

然而陸雲卻是疑惑的問了一句:“馬三爺是誰?很牛逼嗎?”

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這小子居然連馬三爺是誰都不知道?

怪不得這麼囂張,連馬澤都敢打。

沈靜宜走到陸雲身邊,臉色蒼白的解釋道:“陸神醫,馬三爺是我們江南省的地下龍王,是一名修武者,我們這些豪門世家都要看他的臉色行事。”

“修武者?”

陸雲頓時來了幾分興致,突然扭頭對馬澤說道:“馬少爺是吧,我對你老子很感興趣,不如帶我去見見他如何?”

陸雲不喜歡留下隱患,今天要是不去見一見那位馬三爺,估計以後還會有麻煩找上門,倒不如一次性過去把他給解決了,所以主動提出要見馬三爺。

馬澤已經從剛纔那一腳緩過了勁,也知道陸雲身手了得,自己這邊的保鏢,加在一起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聽見陸雲這話,自然是巴不得將他帶到父親麵前教訓一頓。

“哼,現在知道害怕了?你剛纔動手打人的時候,不是很豪橫嗎?”那名剛纔被陸雲扇了兩個耳光的妖豔女郎,解恨說道。

在她看來,陸雲就是因為聽說了馬三爺是修武者,心生恐懼,所以才提出要去馬家登門道歉。

啪!

陸雲又是一個耳光扇了過去,讓她閉嘴。

女郎痛苦的捂著臉,眼中滿是怨毒之色。

“把他帶走!”

馬澤對保鏢吩咐說道,接著又目光一轉,指向葉傾城,“把那個女人也帶上。”

這麼極品的一個女人,怎麼可能放過,他等會一定要當著陸雲的麵,將這女人給辦了,讓他知道我馬大少爺,不是那麼好招惹的。

至於沈靜宜。

因為是沈金華的女兒,所以馬澤也冇有做的太過火,暫時放過了她。

聽見馬澤說要帶走葉傾城,歐陽明昊神情微變,上前解釋說道:“馬少爺,葉傾城是葉家的千金,請你高抬貴手。”

“葉家千金?”

馬澤愣了一下,隨即怒道:“你少他孃的放狗屁,彆以為老子不知道,葉向榮隻有一個兒子在讀大學,你想英雄救美也麻煩看清楚對象,我馬澤是這麼好忽悠的嗎?”

馬澤根本冇有把歐陽明昊的話放在心上,冷冷的盯了他一眼,隨後轉身大步離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