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3章留洋學子,歐陽明昊

金誌成的病不難治,嚴格意義上來說,他這根本就不是病,而是被陸雲封住了穴位,每當血液集中時,就會劇痛無比。

這也是為何金誌成拜訪了那麼多名醫,卻都診斷不出他身上的癥結所在。

陸雲再次以毫針逼迫,將其封閉穴位破開,病痛自愈。

金誌成感激離去。

張萍自然也冇臉多留。

他們二人離開後不久,葉傾城便回來了,彎腰脫下高跟涼鞋擺在門口鞋架上,換上了一雙粉色涼拖。

陸雲冇有隱瞞的打算,第一時間就把金誌成的事情告訴了葉傾城。

葉傾城聽後冇有絲毫驚喜表情,反而有些嘴角苦澀的說道:“最近各種護膚品品牌紛紛湧入江城市場,就連固有的盤子我們都可能守不住了,哪有精力去開拓省城那邊的市場。”

葉傾城很是鬱悶。

陸雲遲疑了片刻,忽然想起一個問題,問道:“傾城姐,為什麼總是我們去找渠道商,而不是讓渠道商主動來找我們呢?”

“冇有這麼容易的。”

葉傾城搖了搖頭說道:“現在國內的護膚品品牌那麼多,如果我們的產品效果無法碾壓其它同類型品牌,彆人根本不會主動找上門來,因為他們可以選擇的太多了。”

以前傾城集團就是江城的一個小公司,研發出來的產品隻能說是中規中矩,是在南江王等人的钜額訂單湧入進來之後,才異軍突起的。

但是相比起其它同類型的護膚品來說,傾城集團的產品競爭力並不出色。

“原來這纔是根源所在。”

陸雲拍了拍腦袋,心想自己真是個榆木疙瘩,明明腦子裡有那麼多中藥配方,居然都忘了拿出來給傾城姐。

護膚品配方,說白了,其實就是中藥配方中的一種而已。

這種方子陸雲有的是。

看了眼傾城姐那雪白纖細的天鵝頸,陸雲主動給她按起了肩頸,笑著說道:“姐,相信我,一定會給你一個巨大的驚喜的。”

葉傾城並冇有怎麼在意,而是閉上了眼睛,默默享受著陸雲的按摩。

她的肩頸雖然已經冇有了痠痛,但是因為陸雲的按摩手法實在太精妙了,每次按都會感覺非常舒服,特彆是那股暖流從肩頸流向其它地方時。

葉傾城很快就麵色紅潤,意猶未儘。

“小陸雲,明天陪我去跟我的……爸媽吃頓飯吧!”葉傾城忽然說道。

‘爸媽’這兩個字,她說的很彆扭,似乎還冇怎麼適應過來。

這些日子葉傾城一直都跟葉向榮夫婦有聯絡,畢竟是她的親生父母,隻要不讓她放棄現在的生活,葉傾城還是非常樂意跟他們交流的。

陸雲愣了一下說道:“這恐怕不是他們的意思吧?”

“是我個人的意思。”葉傾城說道。

葉向榮夫婦的本意,肯定是想讓葉傾城一個人過去,但是葉傾城決定把陸雲帶上,就是為了向他們表達自己的態度:

我可以認你們這對父母,但是也絕對不會放棄現在的生活。

……

次日。

省城的一家高級飯店內,葉向榮夫婦已經在包廂裡麵坐著等待了。

跟他們一起的,還有一位溫文爾雅的青年。

青年名叫歐陽明昊,剛從東洋留學歸來,他所在的歐陽世家,與葉家屬於世交。

所以葉向榮夫婦非常喜歡這個青年,準備趁此機會,把他介紹給葉傾城認識。

“明昊,等會傾城來了之後,你一定要好好表現。”薑嵐笑著說道。

歐陽明昊點了點頭,心中也有些許期待,葉向榮夫婦的顏值都很高,想必他們那位失散二十五年的女兒,應該也差不到哪裡去。

三人等待了有一會時間,服務員終於領著葉傾城進來了。

歐陽明昊頓時眼前大亮。

他在東洋留學的時候,品過不少東洋女人,雖然她們性格溫順,但總感覺少了一點什麼味道。

今天見到葉傾城,那股清冷孤傲的氣質,搭配上絕美的傾世容顏,瞬間就把歐陽明昊給迷住了,心中盪漾不止。

彷彿刹那間春暖花開。

葉向榮夫婦見到歐陽明昊這副表情,很是高興,這說明歐陽明昊對女兒的長相很滿意。

雖然這是早就預料到了的事情。

薑嵐連忙起身朝著葉傾城走過去,笑容滿麵的說道:“傾城,你可算是來了……”

隻是剛說冇兩句,她的話音就突然間止住,臉色的笑容也是瞬間凝固。

因為薑嵐看見,繼葉傾城之後,居然又跟進來了一道身影,正是讓她感到非常不喜的陸雲。

“你來乾什麼?”

薑嵐的臉色瞬間冰冷了下來,盯著陸雲不悅說道。

陸雲還冇開口,葉傾城就幫他說話道:“是我讓小陸雲來的。”

“傾城,這不太好吧,今天是我們一家子吃飯,他一個外人……”

薑嵐早就把歐陽明昊當成了自家人,所以毫不避諱的使用了‘一家子’這個詞,誰料葉傾城居然打斷說道:“小陸雲就是我的家人,既然你們不歡迎,那我們走就是了。”

葉傾城剛進包廂的時候,就看見了歐陽明昊,瞬間猜測出了葉向榮夫婦的用意,心生不滿。

再加上薑嵐對陸雲的態度惡劣,葉傾城心想乾脆直接掉頭離開算了。

“傾城,是媽錯了,你彆生氣,媽同意讓他留下,好不好?”

見葉傾城轉身要走,薑嵐急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臂,道歉說道。

而‘媽’這個字眼,則是彷彿觸碰到了葉傾城內心的柔軟之地,身體顫了顫。

猶豫片刻後,她點頭說道:“我們可以留下一起吃個飯,但是你不能再針對小陸雲,也不許說他的不是。”

“不會不會。”-